x86qv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紫霧山莊討論-第一百二十二章 桃花詩裏桃花瓣看書-entfh

紫霧山莊
小說推薦紫霧山莊紫雾山庄
“公主恕罪,臣(学生)并无此意。”
殷安之两人闻言,急忙抱拳躬身告罪。虽然两人背后都有人罩着,可两人还是不敢得罪明月公主。
“如此最好!起身吧!”
凝视了两人一会儿,明月公主才收回目光,对于这两人,明月公主也不太好太过责怪,毕竟两人身后在朝中都有不小的势力。
“谢公主!”
殷安之起身,眯着眼睛瞥了一眼洛尘,眼中尽是冷芒。
而孙季,则直接明目张胆地看着洛尘,眼中流露出**裸的挑衅之意。
洛尘见状,笑了笑,扭头看着窗外的桃花。
“哼!”
孙季顿时感到无趣,对着洛尘冷哼一声后,脸上张开笑容,对明月公主道:“公主,您看这诗会的头名是?”
殷安之闻言,一脸希翼地看着明月公主。
“是……”
明月公主沉吟着,眼睛在殷安之、莫天晴和孙季三人身上看了一遍,最后停留在殷安之身上,正要开口,洛尘却出声了:“公主!”
“嗯?”
明月公主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洛尘。
阁楼内的众人,顿时也看向了洛尘。
而原本准备迎接胜利的殷安之,则双目喷火地瞪着洛尘。
“呵呵!”
对于众人的目光,洛尘毫不在意,看了眼殷安之后,对明月公主道:“公主,在下刚刚偶有所得,也作了一首诗,还请公主品鉴品鉴。”
“哦?”
明月公主顿时饶有兴趣地看着洛尘:“洛公子果然深藏不露,这么快就做出诗了么?还请道来!”
“小子!”
孙季眼带鄙视地看着洛尘,道:“你不会以为这作诗是组词造句吧?就你那两下子能作出什么诗?”
“不错!”
殷安之冷着脸,咬牙道:“你不要以为自己在武道有些天赋,就认为自己是个文武全才了。”
“呵呵!”
洛尘笑眯眯地看着两人:“我要是作出来了呢?”
孙季冷笑着,指着洛尘身边的窗户道:“你要是作出来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哼!”
而殷安之,则冷哼一声,不屑地看着洛尘,并没有做声。
“好!”
洛尘笑看着孙季,点了点头道:“那你听好了!”
说完,洛尘脑中过了一遍前世看过的有关桃花的诗,然后酝酿了一下情绪,轻吟道:“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
洛尘一边吟着诗,一边伸出右手,从明月公主的肩上,拿下一瓣因刚刚站在窗前沾染上的桃花。
“春风助肠断,吹落白衣裳……”
吞噬 蒼穹
看着洛尘手中的花瓣,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色宫装,明月公主苍白的双颊泛起了一抹俏红,头也微微低下,眼中流波暗转,不在目视着洛尘。
“呃……”
听完洛尘的诗,看着洛尘和明月公主两人的动作,阁楼内的众人顿时一脸呆滞地看着他们。
唯有殷安之,原本听着洛尘的诗有些震惊的双眼,看到两人的动作后,顿时冒出熊熊怒火,衣袖内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泛白的指关节,显示着这手的主人已到了暴怒的边缘。
“放肆!”
一声震天怒吼,惊得原本一脸呆滞的众人心肝一颤。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殷安之双目喷火,面目狰狞地死死盯着洛尘。
“你一个乡下的野小子,竟敢触碰千金之躯的公主,本官今日就拿你问罪。”
殷安之红着眼睛怒吼着,身上三流顶峰境界的气势爆发而出,伸手就抓向旁边的椅子。
阁楼内大部分都是没有武功的儒生,被殷安之气势所镇,苍白着脸急忙后退。
而原本就脸色苍白的明月公主,被这股气势所镇,更是变得呼吸急促,脸上泛起一股病态的殷红。
洛尘和郑小六两人,则一脸冷笑地看着殷安之。
“放肆!”
明月公主旁边的秦小菲和南阳郡主,同声大喝,秦小菲往前踏出一步,手握着绣春刀柄,站在明月公主身前,替明月公主挡下这股气势,怒瞪着殷安之。
而守卫在楼梯口的四名军卒,也冲了过来,守卫在明月公主身边,眼睛凌厉地看着殷安之。
殷安之见状,提着椅子就要砸向洛尘的手猛然顿住,接着,满腔怒火如潮水般勇退,后背顿时冒出一股冷汗。
“咚!”
手中的椅子掉落在地,殷安之急忙跪倒在地:“臣罪该万死,让公主受惊,请公主恕罪!”
“大胆殷安之!”
南阳郡主怒瞪着地上的殷安之,道:“明明知道明月姐姐身体欠佳,竟然还敢在她面前放出气势惊扰于她,你该当何罪?”
洛尘闻言,深深地看了一眼明月公主,心中若有所思。
“南阳!”
平复了一下心绪的明月公主,脸上恢复了苍白之色,只是这苍白之色比之前更白了几分。
“明月姐姐,你没事吧?”
听到叫声,南阳郡主扭过头,抱着明月公主的手臂紧了紧,关心地看着明月公主。
在场的众人也都纷纷看向明月公主,要是这位陛下的爱女在这里出了什么事,他们也要跟着吃瓜落。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殷安之的眼中多了许多抱怨。
“我没事!”
明月公主摇了摇头,又对四名军卒吩咐道:“你们退下吧!”
“是!公主!”
四名军卒应声而退,继续守卫在楼梯口。
“公主!都是臣的错,只是,您还好么?”
跪在地上的殷安之抬着头,一脸关心地看着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无声地摇了摇头,对于殷安之,明月公主岂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她是皇家之女,凡事都要以皇家的利益为主。
如今殷家在朝中势力庞大,他的父皇是不会把她嫁到殷家,让殷家的势力再进一步的,但考虑到殷家的颜面,他的父皇并未直接拒绝殷家,所以她也不能多说什么,更何况她也不喜欢殷安之。
又看了一眼殷安之,明月公主面无表情道:“殷大人请起吧!此事并不怪你,是本宫身子弱了些。”
“明月姐姐!”
南阳郡主拉了拉明月公主地手臂,显然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殷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