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笔趣-第七百七十一章師徒重逢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怔怔的看了战场中间有些搞笑的两人片刻,扑通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目光中充满了激动之色朝着雪地上被拖曳的身影叩去。
“恩师!五年了,小子终于又看到了您老人家了。
得知恩师依旧建在,小子就算是死也可以瞑目了。”
看着一声不响,并不回应自己的闻人政,柳明志又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想到方才老爷子以一人之力震退十五位先天高手的凌厉霸道的手段,再想想自己几乎被人跟丧家之犬一样追的抱头鼠窜,心里苦涩,神色满是遗憾。
虽然想不通老爷子当年明明将内力醍醐灌顶压制到了自己的体内,为何实力还会如此的功参造化,但是能见到老爷子还活着,已经比什么都重要了。
优美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七百七十一章師徒重逢相伴
“小子不孝,给恩师丢人了。”
闻人政听着不远处柳明志压抑着的激动自责话语,苍老却锐利明亮的双眸不停的打转着,将目光转向了一手提着自己脚踝跟拖牲口一样拖曳着自己的师兄李布衣,目光中充满了恳求之色。
师兄轻轻一掌,封闭了自己周身大穴位。
现在自己虽然看得到听得到,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跟个待宰的羔羊一般任人拿捏着。
看着师兄对自己不闻不问,拽着自己脚踝往战场外走去的猥琐背影,闻人政的目光渐渐地无奈了起来。
四年多,将近五年的时间,自从跟在师兄这个活王八身边,自己从来没有见他出过手。
昔年金陵蓬莱阁那一次,虽然见过师兄轻轻松松的收拾了上代十二飞仙,本想着潜心修行了这么多年,就送不是师兄的对手,起码也能走上几十招。
今日一役,自己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跟这个活王八的差距了。
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也不为过。
周围各方高手,看着邋里邋遢的李布衣满脸赔笑的乐呵呵模样,虽然心里怪异,还是下意识的让出了一条道路。
这个一身乞丐装,隐隐约约能看出好像是一个道士的人物实在是太迷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七百七十一章師徒重逢閲讀
他手里跟小鸡仔一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老者,方才可是以一敌十五位功参造化的陆地神仙而不落下风,大有碾压四方之势。
如今却在这个乞丐道士的手里毫无反抗之力。
老道士虽然没有出手,可是以人比人的情况下,还是大大的震撼了周围各方的高手一把。
下意识的猜测老道是不是传说中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那种存在。
只是这种存在,上百年来别说亲眼目睹了,听说好像都没有听说过吧。
尤其是这个道士四五十岁上下的模样,就是打娘胎里修炼,也不可能在这个年龄修炼到只是传说,却无人见过的境界吧?
“见笑了,见笑了,我们马上走。”
李布衣跟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但凡是眼前的人,全都赔笑了一下一下,终于出了战场,停到了陈婕马车的十几步外。
回眸看了一眼那些还在怔然发愣的高手,李布衣低头看着闻人政无奈的摇摇头,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拍点在了闻人政的肩膀之上,动弹不得的闻人政立刻一个鲤鱼打挺弹了起来,目光哀怨的看着老神在在的李布衣。
“师兄,你这是何意,师父救命=徒儿,天经地义,师弟如今虽然是方外之人,可是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呢,是人就有七情六欲。
道修随心所欲,你阻止师弟我,就是阻止师弟修行啊。
如果修道修的是冷血无情,这道师弟不修也罢!”
李布衣淡淡的瞥着发牢骚的闻人政。
“你们之间的师徒名分早在四年前就只剩名了,如今你我都是旁观之人,切不可徒染因果。
师弟啊,因果之说看似是无稽之谈,可是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
“师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们师徒多年,难道还不算因果吗?”
“无量寿福!”
李布衣手中的拂尘朝着夜空轻轻一指。
“你要相信它。
否则,你的插手非但不会改变什么,反而会乱了因果的。”
精品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ptt-第七百七十一章師徒重逢相伴
闻人政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着天空看了一眼,怔神了一会,将目光看向了数十步之外朝着自己叩头的柳明志默然无言了起来。
看着那些高手经过短暂的沉寂再次厮杀了起来,而影主以及风雷二王跟十二影护法虽然提防着自己跟师兄两人这边,却也朝着柳明志缓缓的逼近了过去。
望着影主全身罡气萦绕,雁翎刀上刀罡密布,气势逼人的朝着柳明志逼近了过去,闻人政的目光中满是担忧之色,枯槁的手掌下意识的屈指成剑。
“你再敢插手,老道一巴掌拍死你,你信不信?”
闻人政穿着灰色道袍的佝偻身躯颤动了一下,无奈的看向了一旁老神在在的李布衣。
以前李布衣这样说他可能不信,现在他信了。
师兄这个活王八,真的可能一巴掌就能把自己拍死。
“唉……师弟啊,此子身负大气运,你本该是命不久矣之人,仅仅因为一些因果,便可影响到了你的寿命。
为他担忧,你何必呢!
你再沾染因果,便是逆天而行,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看吧,看吧。
一切自有因果!”
闻人政并未因为李布衣的话而放松下来,目光如炬的盯着影主的身影,看着已经起身防备起来的柳明志,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弟子有什么办法可以躲过影主这位先天高手的凌厉一击。
柳明志略微疑惑了一下,老爷子为何只是昙花一现的出手了一次便站在远处不闻不问,便将心神放到了影主的身上。
老爷子方才挡住了影主的致命一击,加上中间李布衣的小插曲,已经让小妹柳萱喂给自己服下的丹药发挥了功效,令无力动弹的自己又恢复了一些体力。
看着影主逐渐逼近,蓄力准备给自己致命一击的身影,柳明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瞥了闻人政的位置一眼。
恩师方才在天上的举动渐渐的映射到自己的脑海之中越发的清晰了起来。
柳明志将手里一来多年的天剑收入鞘中,学着闻人政一样掐指成剑,以气御之。
一道若有若无的先天剑意凝聚在柳明志周身,一起气旋,两个气旋….直至九个气旋卷起地上的积雪,仿佛一道雪慕守护在柳明志身前。
双眸微眯的柳明志猛然睁开了双眸,整个人仿佛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一样,周身剑气纵横,朝着影主的位置激射而去,所过之处,积雪翻滚,地划长壑。
影主目光如炬,双眸之中好像藏着两把充满煞气的长刀,对着别人连残影都看不清的柳明志竖斩而去。
钟鸣阵阵,震耳欲聋。
两人的身影停留在空中,罡气肆虐撞击一处,皆是寸步难进。
“天人惊。”
随着柳明志一声咬牙切齿的嘶吼声,柳明志左手屈指一挥,鞘中天剑犹如彗星一般朝着影主面门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