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hjb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笔趣-第67章 扯平了相伴-kgdkz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凤冠霞帔……嗯……三行情书……”
夏舒芒回到房间内,坐在圆桌前用羽毛笔在纸上写字,嘴里碎碎念,“凤冠霞帔……”
“三行情书……”
写完后,他放下笔,对着纸上这八个大字愣愣出神。
像个雕塑坐了会,看看时间,他起身去了风铃的房间门口。
“风铃姐?”
屋内传来风铃柔美的声音: “进来吧!”
风铃在贵妃塌前沏茶,夏舒芒拉开椅子坐在她对面。
“风铃姐,这么晚了还喝茶?”
“安神用的。”
夏舒芒很少会表现的拘谨,“我那有几包上好的西湖龙井和青海黑枸杞,风铃姐既然喜欢,改天让知风哥给你捎过来。”
风铃很爽快的答应:“好啊!”
夏舒芒坐了会,和风铃说了些有的没的,风铃揭穿他:“你找我有事吧?!”
夏舒芒咬了下嘴唇,“是有件事。”
“你说。”
犹豫再三,夏舒芒拿出手机,打开相册,递给风铃。
“风铃姐,这种婚纱……能做吗?”
相机里全部是夏舒芒从网上下载下来的中式凤冠霞帔的图片。
主色以喜庆的大红色为主,金色配饰刺绣装饰,款式有不同,但一眼能看出是中式风格的设计。
“可以,”她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个手帐本,“这是明年夏季笙画在帝都举行的婚纱秀的一部分设计稿,主题是‘梦回大明’,你看看,应该有你喜欢的款式。”
夏舒芒一一翻过去,本上的设计每一件端庄大气,沿用了明朝时期的风格。
看上去都挺雍容华贵的,也都挺……贵!
他瞧的认真,风铃抿着笑问: “买给谷雨?”
“嗯。”夏舒芒说: “她喜欢中式的。”
“那你呢?”
翻完最后一页,他说: “我喜欢蓬蓬裙,像公主的那种!”他遗憾道,“但是她不喜欢。”
风铃眼里满是羡慕,眼里含星,“给她订一款吗?”
“嗯,肯定要!”
“有中意的吗?”她问。
夏舒芒摇摇头,“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明制礼服。”
他把手帐本还给风铃。
“明朝是汉人当家、扬国威有骨气的朝代。凡明朝公主,不和亲不远嫁。”
“嗯。”
见他没什么兴趣,风铃说:“加我微信吧,我有一个中式礼服的合集,每个朝代多多少少设计过几套,但只有设计稿,有几百张,你可以慢慢挑。”
夏舒芒拿出微信,“好。”
加了微信,夏舒芒收到风铃发来的压缩包,他点击下载,文件太大,竟然不支持。
“风铃姐,这里面不止几百张吧?”
“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迷恋传统婚纱,画过几百张,后来陆陆续续也有在画,累积到现在,具体多少张我也不记得了。”
夏舒芒收起手机,打算回去用电脑下载。
“谢谢风铃姐。”
“不客气。”
他刚准备走,想起来什么事,又回来坐好,“风铃姐,我还有个事。”
“什么?”
夏舒芒有些难以启齿,咬咬牙,说: “做一套这样的凤冠霞帔,至少要多少钱?”
风铃的眼里闪过不可思议,随即转瞬即逝,“这个数。”
她比了个“七”。
夏舒芒眼一黑,感觉头有点晕,血糖可能有点低,血压有点高……
他离开后,风铃摇摇头宠溺的笑了。
年轻真好啊!可以不顾一切的去爱一个人。
脑海里忽然闪过韩知风为她戴发箍的情景。
她深深叹口气,不自觉扬起来的回忆微笑慢慢消失在脸上。
洗漱完,正准备睡觉,门口又传来敲门声,软塌塌的小甜音从门外传来,“风铃姐?你睡了吗?”
是谷雨的声音。
“没有,进来吧!”
谷雨穿着粉色连体睡衣,上面印满了小桃心,头上的帽子还有两只兔耳朵。
她手里抱着个凯蒂猫玩偶。
她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夏舒芒这么中意可爱的东西,谷雨现在这里,比她手里的凯蒂猫还要粉嫩。
小姑娘眼睛大大的,黑眸似紫葡萄般晶莹,粉嫩的小嘴巴刚涂了唇膏,在灯光下闪动着银白色的润泽光泽。
她看了好想把她抱在怀里。
“风铃姐,你要睡了吗?”她问。
风铃晃了下神,“还没。”
她抓了下额角上的卷毛,站在地上迟迟未说话。
风铃失笑,“你找我,也有事?”
谷雨点头,心里闪过疑问。
这个“也”是什么意思?
风铃发觉说错了话,“不介意的话,上来说吧!”
她拍拍垫了很高的双人床垫,邀请道。
“好。”
两人坐趟在床上,谷雨找了个舒服的坐姿,抱着自己的玩偶。
“风铃姐,你这还有婚纱的设计稿吗?”
亿万征服:总裁的粉嫩小妻 陌早
风铃下意识问,“你要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谷雨想了想,给了个肯定的回答,“西式的。”
风铃在谷雨说话的时候,已经去那放在床头柜上的手帐本,听到谷雨说西式,她的手默默往下,从下面的夹层里拿出另一个设计本。
“这个里面是下一季度的最终定稿,你可以看看。”
“谢谢风铃姐。”
谷雨把设计本放在凯蒂猫身上,一页一页翻着看。
她的表情肃穆,没有一点正常女孩看到婚纱后眼里闪动着的灵光。
“没有中意的?”
谷雨: “好像是……”
风铃拿过来最开始的手帐本,“看看这个?”
这回,风铃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正常女孩眼里该有的憧憬和向往。
“中式的嫁服这几年才开始流行。”
谷雨边翻边听风铃说,一直看到最后一页,她合起手帐本,迟疑着把本子还给风铃,“我还是看西式的。”
风铃失笑,她明显更偏爱凤冠霞帔多一点,“喜欢中式的为什么不看这本?”
谷雨喃喃道,“夏舒芒不喜欢。”
明白了一切的风铃全明白了。
这小夫妻俩想都想一块去了。
风铃: “你没问问他的意见?”
选婚纱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现在和他提,弄的好像她很恨嫁一样。
她今天来,其实是想在风铃这里的众多欧式婚纱中找找有没有自己喜欢的款式和风格。
但凡有一天他们要结婚了,为了这个事情吵起来,按照谷雨的性格,估计说不过夏舒芒。
中式的嫁服,还没那么能被世人接受。
谷雨的脸有点红,她断断续续说出自己的想法,咬着嘴唇低头。
这俩人真是,连咬嘴唇的样子都一样,真不知道是谁和谁学的。
“在婚姻里,很多时候不一定要相互迁就。”
谷雨抬头看着风铃。
“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未来要一起面对各种大大小小的困难,如果一味的去迁就对方,久而久之,两个人就会吵架。”
“那怎么办?”
风铃又说,“把事情说清楚,两个人一起解决。”
“爱情里,吵架最根本的原因,是自以为自己付出给对方的,和对方回馈给自己的满足感之间的差距
你记着他不爱吃青椒,做饭的时候特意没放自己爱吃的青椒,这样一复一日,终于有一天,你实在太想吃青椒,在炒菜里放了一回,可是他从一开始就不知道你是特意为了他的口味而放弃的自己的喜好,在他看到青椒的那一刻,会认为你是不是厌倦了为他炒饭,或者生活了这么久居然连自己不喜欢吃青椒都忘记了。而你会觉得他太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迁就自己一下都不行。”
风铃说的有几分道理。
“接下来要怎么办?”谷雨问。
“两个人把事情讲明白,说出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这一刻,谷雨觉得风铃是个活的很通透的人,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她只是在对待别人的感情上看的很清楚。
风铃满足的默默谷雨的脑袋,“他真的是你要相守一生的人,会尊重你的喜好的。”
见谷雨还在犹豫,风铃说,“谈恋爱嘛,有些时候就是要让男孩子迁就女孩子呀!”
在我眼里,给予你的和给别人的不同,是爱情里最甜腻的时刻。
“好!”谷雨笑眯眯的说。
“不早了,快回去睡吧!”风铃看看时间,都快11点了,今天秀场上玛丽又走秀失误,据报道说,他的前妻康乃馨也去了。
记者会开完,他到现在还没回来。
谷雨从床上下来,抱着自己的凯蒂猫,刚走两步,又立马折回来蹦上床,跪坐着对风铃说: “风铃姐,悄悄告诉你个秘密,李香告诉我,我过敏那天晚上,韩总拿着被你拒绝的薰衣草头箍,坐在花园对着它发呆发了一个晚上,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去。”
风铃的脸色骤变。
“风铃姐,你说的,两个人之前要坦诚相待,要把话说清楚。”
谷雨走后,风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凌晨两点,韩知风还没回来,她穿上衣服,叫了司机,去了笙画总部。
第二天,时尚新闻刊都在报道这样一件事。
玛丽被韩知风解约了,除此之外,他和玛丽所在的经济公司彻底划清了界限。
从此水火不容。
康乃馨求了韩知风一个晚上,曾经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原谅她的韩知风在这个晚上,态度骤变,撕毁合同。当晚凌晨发布解约说明,态度果断,丝毫不似往日留三分情面。
也有人说,是玛丽得罪了夏家的太子,笙画与耀星是铁打的世交,为了给耀星面子,拿玛丽开刀。
事情多少真假在里面不重要,重要的是,韩知风欠夏舒芒一个人情,风铃欠谷雨一个人情。
两两相抵——扯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