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9z6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線上看-第267章 劊子手與佛敵的會晤-bvwzp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绪方老兄还是靠着源一大人亲手绘制的那破秘籍参悟到无我二刀流的哦。”牧村在一旁补上一句。
听到牧村的这句话,浅井和岛田的目光再次一变。
浅井和岛田此时的目光,就像是在一头有着3个脑袋、7条手臂的变种人一般。
“……了不起。”一直以来对绪方的态度都不冷不热的浅井,他此时的语气已满是敬佩之色。
一旁的岛田则仿佛还没从震惊回过神来一般,仍旧将惊愕的目光投在绪方身上。
“在下加入葫芦屋后,源一大人就送了在下一本无我二刀流的秘籍。”岛田正色道,“在下认真研读了数遍后,就当成废品扔进壁橱里面了。绪方大人你是如何读懂这本秘籍的?”
对于浅井和岛田的这些称赞,绪方苦笑着随口说了几句类似于“我只是运气好”之类的话敷衍了过去。
“你既然掌握了无我二刀流的话,那你的确也算是我主公的师弟。”浅井淡淡道,“源一大人一定会非常想见你的。只可惜源一大人和主公现在外出修行了,你得到明天才能见到主公与源一大人。”
绪方有从之前间宫与浅井的对话中听出——他们葫芦屋的主公与木下源一现在不在这,似乎是跑到什么地方修行去了。
“你们主公总是会外出修行的吗?”绪方随口问道。
“嗯。”岛田点了点头,眼瞳中闪过崇敬的光芒,“主公是我见过的最勤奋的人。”
“本就是天赋过人的天才,却还是不断进行着和折磨没什么两样的苦修。”
“主公时不时就会到外地进行修行。”间宫接话道,“有时候会去荒芜人烟的森林,有时候会去瀑布……若是源一大人心情好,会跟着主公一起去修行,做主公的陪练、对主公进行剑术上的指导。”
虽然还没有见到间宫他们的主公,但一副“修行狂人”的模样已经在绪方的脑海中浮现。
在闲聊中,锅中的食物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煮熟了。
“可以吃了。”间宫拿一柄大勺捞了下锅内的各种食材后轻声道,“绪方君,我们这里的碗筷数量不够,所以得需要你用你自己的那副碗筷来吃饭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需要客人自己自备碗筷来吃饭的地方……”
绪方一面吐槽着一面解下挂在他腰间的竹筒。
这竹筒是绪方自纪伊北上前往尾张时,在半路上自己制作的碗筷。
这个有半个拳头宽的竹筒可以当碗来使用,竹筒里面装来2根用竹子制成的筷子。
从纪伊到尾张,绪方就一直靠着这副碗筷解决这一路上的吃饭问题。
“没办法。”间宫苦笑了下,“我们葫芦屋的碗筷刚好只有6副,我们4个和主公、源一大人每人各1副,的确是没有任何多余的碗筷供外人使用。”
绪方定睛一看,发现间宫他们手中的碗筷的确都有用洗不掉的颜料写着各自的名字。
夜 旅人
间宫的碗和筷子上写着个“间”字,牧村的碗和筷子上写着个“牧”字……以此类推下去。
从进入葫芦屋到现在才过去了不到1个时辰的时间,但绪方已经对这个葫芦屋有了不少的了解了。
绪方原以为葫芦屋是个草莽气息很重,类似于瓦岗寨之类的地方。
然而,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
葫芦屋各处都干干净净,还特别注重个人卫生,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专用的碗筷。
同时人员的构成也很复杂。
除了还不知道间宫和浅井二人的出身之外,绪方已经知道了牧村和岛田二人的过往——前者是雅库扎出身,后者是名门望族出身。
成员构成的复杂,更是让葫芦屋多了几分奇葩的气息。
绪方他们吃饭的地方是这座寺庙内的一处院子上。
之所以选择在院子上吃饭,大概是因为害怕燃烧着的柴火会把全木制的寺庙给点着吧。
因为周围的光线并不明亮的缘故,绪方直到饭都快吃完了,才注意到在院子的一角树着根奇怪的高高的东西。
定睛朝这根大旗望去,借着锅底柴火的光亮,绪方勉强看清了这根高高的东西是什么。
“千成葫芦?”绪方嘟囔道。
树在院子一角的这根高高的东西,是一个马印。
异界纪年 星月寒尘
是千成葫芦马印。
马印算是日本独有的一种玩意了。
马印也被称为马标、马验,是专门在战场上表明武将位置的标志物。一般只有统兵在千人以上的武士才有使用马印的资格。
千成葫芦则是最富有寓意的马印之一。
每次打胜仗就加上一个小葫芦,希望成百上千次的成功,于是,最终叫做千成葫芦——这便是千成葫芦的寓意。
间宫察觉到绪方注意到立在院子一角的千成葫芦后,微笑着朝绪方介绍道:
“主公非常喜欢葫芦。”
“这就是‘葫芦屋’这一名字的由来。”
“除了取了‘葫芦屋’这一名字之外,还把千成葫芦当作我们葫芦屋的象征、旗帜。”
“所以千成葫芦算是我们葫芦屋的‘家纹’了。”
“原来如此……”嘟囔了一声后,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你们主公的品味非常不错嘛。”
千成葫芦这种富含积极寓意的东西,的确是相当适合用来当作组织的象征。
在吃过晚饭后,间宫说了一声“绪方君你早些休息”之后,便与其他人一起各自散开了。
葫芦屋这边似乎并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和娱乐活动,一吃过晚饭后,他们就各自散开、各回各房了。
吃饱喝足、见其他人都离开后,绪方也循着自己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今日的黄昏到来之前,绪方一直都在赶路。
赶路时所产生的疲乏感此时也渐渐从绪方的体内各处涌出。
将岛田之前拿给他的被褥在榻榻米上铺好,然后躺在其上。
虽然是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被褥中睡觉,但绪方却睡得格外地香——长时间的在外漂泊,早就让绪方练就了“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着”的技能。
度过了平静的一夜后,绪方习惯性地在太阳刚从地平线上升起的时候起床了。
将被褥收拾好、放置在房间的一角后,绪方拉开纸拉门、走出了房间。
纸拉门刚拉开,股股湿润的空气立即朝绪方扑面而来。
因为葫芦屋的根据地坐落在深山之中的缘故,所以早晨的露水相当中,空气中仿佛都夹杂着一颗颗水珠一般。
空气有些冷,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绪方便感到身上的衣服就有些湿了,令他不得不退回房间。
刚退回房间,房外便突然传来了浅井的声音:
“一刀斋,起床了吗?我来给你送早餐了。”
“起了。”
绪方的话音刚落,他房间的纸拉门便被毫不客气地拉开,浅井他那英俊至极的脸出现在了绪方的视野范围之内。
浅井的手中提着个竹篮,里面所装着的东西,想比便是他刚才所说的早饭。
“受间宫之命,前来给你送早餐。为了省事,所以我把我自己的那份也带来了,我们一起吃吧。”
说罢,浅井也不客气,把竹篮放在了榻榻米上打开,里面有一盆热粥,还有一盘咸菜与一盘鱼。
热粥不是普通的白粥,里面下了不少的料。
望着这丰盛的早餐,绪方挑了挑眉。
“我还以为又要吃大杂锅了呢……”
“主公回来了,当然就不需要再煮大杂锅了。”浅井淡淡道,“这早餐是主公做的,好好品尝主公的手艺吧。”
绪方的瞳孔微微一缩:“你们主公回来了吗?”
“在天没亮的时候,就和源一大人回来了。”
“源一大人现在正在睡觉,主公正在和间宫他们一起吃早饭。”
“主公和源一大人都知道了你的事情。”
“一刀斋,在吃过早饭后,跟我走吧,主公对你非常感兴趣,特别想见你。”
“知道了。”绪方点了点头,“那我们快吃吧,我刚好肚子也饿了。”
掏出自己的那副自制碗筷装了一碗粥、尝了一口后,绪方的眼睛立即一亮。
“你们主公的手艺真不错啊……”
“毕竟料理是主公的爱好以及最引以为豪的特长之一,快吃吧。”
浅井双目紧闭,双手合十,轻声念叨了一声“我开动了”后,便拿起自己的碗筷,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自昨天晚上绪方就发现浅井似乎是一个很注重礼仪的人。
昨晚吃饭时,只有浅井和岛田二人会在吃饭前念叨“我开动了”。
但岛田在念叨“我开动了”时只是随口一说,不像浅井这样还会十分恭敬地双手合十且双目紧闭。
二人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将竹篮中所有吃的全部扫光后,浅井将已经吃空的各种碟碗收回到竹篮中,然后轻声说道:
“好了。一刀斋,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主公。”
“嗯。”绪方拿起放在身边的两把佩刀站起身来,“不用一直叫我‘一刀斋’,叫我绪方就可以了。”
“不。”浅井轻轻地摇了摇头,“绪方念起来太麻烦了,还是一刀斋念起来容易点。”
“……你喜欢就好。”感到有些无语的绪方轻叹了口气。
绪方的读法“ogata”,一刀斋的读法是“yitousai”,两者都是3个读音,绪方真不知道浅井觉得“绪方”比“一刀斋”难念的根据是什么……
绪方跟着浅井在这座被葫芦屋征作根据地的废弃佛寺里兜兜转转。
没一会的功夫,浅井便带着绪方来到了这座寺院占地面积最大的地方——佛堂。
将左腰间的大释天解下、用右手拿着,与浅井一后一前地进入佛堂后,绪方便见到了此时正恭敬地跪坐在左右两侧的间宫、牧村、岛田3人。
“早上好,绪方君。”间宫朝绪方微微一笑,“主公还要等一会再来,你先在这稍微等一等吧。”
间宫朝佛堂的中间一指。
“嗯。”绪方轻轻地点了点头后,在间宫所指的地方跪坐而下,然后将大释天放在了自己身体的右侧。
在绪方坐定后,浅井便缓步走到了岛田的身旁,跪坐在了岛田的身侧。
间宫与牧村跪坐在佛堂的左侧,浅井与岛田跪坐在佛堂的右侧,而绪方则跪坐在佛堂的中间。
望着此情此景,绪方不禁莞尔。
这副场景,就像是使者来觐见他国的大名一般。
绪方就是那个使者,而间宫4人就是这个大名的臣子。
在等待间宫他们的主公到来时,绪方百无聊赖地观察起了周围。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观察的。
这座佛堂可以用空无一物来形容。
本该放着佛像的地方已经没有佛像。
周围也没有什么其他值得注意的东西。
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应该就是树在绪方前方的那根千成葫芦马标了。
绪方没想到连这座佛堂内也有千成葫芦马标。
不过这根马标比院子里的那根要小上不少。
就在绪方闲得开始数起这根马标上有多少颗葫芦时,他突然听到他的身后传来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终于来了吗……
因为实在是等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所以早就有些不耐烦的绪方抱着淡淡的怨气回过了头,去看看早就耳闻已久的葫芦屋主公是何方神圣。
然而——在回过头来后,看清来者的面容后,绪方的瞳孔立即就因惊讶和错愕而猛地一缩后。
——这、这家伙就是间宫他们的主公……?!
就在绪方疑惑着此人到底是不是间宫他们的主公时,间宫他们接下来的动作便回答了绪方的这一疑问。
间宫4人此时都一脸严肃。
将双手撑在地上,恭敬地对这名正缓步步入佛堂内的这个人行着大礼。
而绪方他那错愕的目光则一直定格在此人的身上,视线跟着此人从佛堂大门一路跟到他的前方。
间宫他们的主公在那根千成葫芦马印的下方坐定后,用冷冽且不失威严的嗓音说道:
“诸位,抬起头来吧。”
“是!”*4
间宫4人齐声高喝了一声,随后缓缓抬起了头来。
而绪方现在仍未从错愕中缓过神来。
过了好一会后,绪方才终于不由自主地缓缓嘟囔道:
“女人……”
与下巴齐高的乌发,圆圆的脸,明亮的大眼睛,精致的口鼻,这个时代平均水平的身高——这便是此时正坐在千成葫芦马印之下的人、间宫他们的主公、有“佛敌”这一称号的葫芦屋主人的容貌。
年纪大概在20岁上下。
面容算不上很漂亮,但也并不丑。
右腰间插着柄白柄白鞘的胁差。
左手提着柄黑柄黑鞘的打刀。
在千成葫芦马印的底下坐定后,她把那柄黑柄黑鞘的打刀放置在了自己身体的左侧。
“初次见面,刽子手一刀斋·绪方逸势。”间宫他们的主公用冷淡的语气轻声道,“我就是葫芦屋的主人——木下琳,姑且……拥有着‘佛敌’的诨号。”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