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爆裂天神 txt-第769章 交鋒,暗潮涌動分享

爆裂天神
小說推薦爆裂天神爆裂天神
“金丝雀有些不安了啊……”
林齐光轻声呢喃了一句。
就在旁人不明所以的时候,监控画面陡然发生变化。
定向声波采集器精准的捕捉到那车辆漂移时发出的刺耳摩擦声。
一辆敞篷白色跑车横着从桥底甩出,驾驶位空空荡荡!
嗯?
眼镜男一惊,林韵雪人呢!
就在人们注意力出现偏离的刹那,白色跑车划出一个巨大的半圆停下,一道人影陡然从阴影中跳出,带着跳水运动员从跳板腾飞瞬间的优美,纵身一跃。
身后,是一道浅白色的轮廓疾射而出,瞬间与人影合二为一。
下一息,浅白色的轮廓迅疾翻滚腾跃,而后湛蓝色的尾焰喷涌。
眼镜男的视线瞬间切换,全身冷汗密布。
构装机甲!
那道浅白色身影竟然是一台构装机甲,浅白色的甲叶和光学拟态的设计,让看到的区域只有构装机甲实际大小的三分之一。
林韵雪竟然利用跑车冲出阴影的瞬间完成了弹跳、启动构装这一整套动作。
“【新月】构装!”
眼镜男身后两人脱口而出。
这台浅白色的斗士机甲正是林韵雪小姐的独有构装,后背那标志性的对称弧形引擎是新月构装的独有设计!
当他们不由自主开口之后,同样是如眼镜男一般的遍体冷汗。
林韵雪,是何时发现的他们!
……
……
林韵雪当然不是通过陆泽发现的。
或者说,她从未想到陆泽也已经发现了来自天空的注视。
这台Polestar7跑车,作为裴霜赠送给林韵雪的礼物,早已经过战斗协会顶级科技的改装。
穹顶之眼系统,便是这辆车独有的监控。
这也是林韵雪亲自和战斗协会工程师沟通后的结果。
今天这种情况,自然早就在裴霜和林韵雪的意料之中。
虽然和陆泽出行散心,林韵雪的警惕心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小心。
因为弧形引擎的猛然加力,林韵雪面前原本柔和的空气瞬间形成凌厉的罡风。
天空中的两只“燕子”也不再伪装,转身准备逃离。
林韵雪的目光中毫无波动,她右手推开机甲单手剑的某处开关。
剑脊处机关开启,六枚莲花状飞镖错落弹出。
白色光芒一闪,林韵雪单剑横扫,与这六枚莲花飞镖相撞。
一片火花迸射,六枚莲花飞镖瞬间消失在原地。
叮叮叮!
高空之中,火花闪耀。
两只想要分开的“飞鸟”翅膀断裂,身躯一歪,不受控制的开始下降。
这时,借助机甲引擎喷射的力量,林韵雪已然升至百米高空。
灵动的剑意一闪而过。
一只“飞鸟”应声炸裂,另一只则被林韵雪反手抄在手中。
引擎关闭,灵活的空翻旋身。
引擎开启,加力再现。
新月机甲在林韵雪的控制下,完成了一段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喷气式直线折返。
浅白色机甲笔直下落的半空里,林韵雪将这只被切断翅膀的“飞鸟”拿到眼前,冷漠注视。
砰。
残存的这只“飞鸟”被她单手捏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林韵雪在即将落地的瞬间,身后矢量引擎瞬间进行反冲。
新月机甲轻盈落在敞篷化的Polestar跑车上,后车厢位置弹出的机械手精准锁住机甲。
林韵雪随意从机甲上走出,落在驾驶位。
构装机甲拆解安置,冰白跑车的车顶重新弹出。
无声无息间,澎湃的动力自静音电机中涌现,这辆跑车继续向前行驶。
从穿过桥底到漂移而出、林韵雪骤然进入构装机甲发难,再到一切归于平静,整个过程不过短短9秒。
全程林韵雪不曾说半个字。
书房里,一片安静。
“林、林先生……”
“不妨碍,这份警惕心才是我林家人应有的素质。”林齐光淡淡开口,脸上丝毫看不出被发现后的失落和懊恼,眼底深处反而极为欣赏。
手下人听到这些话后,完全拿不准林齐光此时所想,于是众人更不敢开口了。
“韵雪这里不用跟踪了,招呼已经打过,这两天想必也该来见见我这个叔叔了。”林齐光将红酒杯放在书桌上,转身离去。
“对了,东海联盟的监控继续。”
“……是。”众人看着林齐光的背影,诚惶诚恐。
纵然东海家族联盟有多位战王,他们也丝毫不惧。
唯有面对这位喜怒无常的林氏之虎时,他们才会发自灵魂的颤栗。
毕竟,他们可是亲眼见证了这位喜怒无常的林氏之虎在迷雾中虐杀10星战王的壮举。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想到,在这样一身斯文的西装下隐藏的是何等凶暴强悍的身躯。
……
……
只是,无论林韵雪还是高空中被销毁的飞鸟都未发现。
就在林韵雪出手时,江水的彼岸,放置在桥底暗角的监控,已然对准了跑车的方位。
刚刚进入校园的陆泽面带微笑的从怀里取出一副眼镜戴上。
镜片外一切如常。
镜片内,光影流转,五公里外的刚刚发生的画面,以16倍速极快的一闪而过。
视频消失,这副眼镜重新恢复成正常样子。
陆泽嘴角含笑,悠闲的散步在校园里。
嗯,放心了。
这才是那个他熟知的林韵雪。
“法老。”
“咿?”刚刚吃完核桃的法老好奇看向陆泽。
“现在只有你知道傻吃了啊。”
“呀?”法老疑惑的发出了一声疑问,紧接着瞪圆眼睛,身子肉眼可见的鼓了起来。
小家伙明显生气了。
“不过没事,毕竟你有傻吃的资本。”陆泽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法老顿时不生气了,美滋滋的享受起主人的按摩。
手环转动,陆泽拨通了好兄弟的通讯。
“我到了,你几时走的?”陆泽先发制人。
梁博:“……”
说实话,梁大少的脑袋处于宕机中。
为什么明明是你没能回来,怎么这语气还在怪本大少。
当理清这个思路后,梁大少顿时气焰嚣张起来,“开什么玩笑,明明是你——”
“训练的怎么样了?”
“很好啊。”
“没有想问我的?”
“没有!你欠我一顿饭!”梁博顿时恶狠狠开口。
“行,下次请你。博哥,你听我讲……”
“啊?”梁博原本还在犹豫是不是询问一下自己超能觉醒的事。
“博哥你才是最让人羡慕的那个,你知道吗?”
“啥意思?”
“就是你缘分未到,现在属于苦其心志的阶段。”
“滚!”
说这话的时候梁博倒是非常干脆。
这一刻的梁大少真想仰天痛哭,凭啥妹子泡你就正常,我收男生情书也正常?
陆泽在通讯里哈哈大笑。
……
70公里外的嵊山群岛。
迷雾若隐若现。
天空,近海巡逻机刚刚飞过。
可诡异的是,巡逻机却未发现已经荒废的礁江大桥顶端,赫然有一道人影负手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