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輪迴樂園 起點-第四十章:你們聽我解釋熱推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名望排行榜完成结算,后续的战争排行,显然是和苏晓没关系,虽说其中有操作空间,怎奈操作风险过大。
如果苏晓真想从中分得一杯羹,他完全可以联合凯撒,一同忽悠……咳,一同找上莫雷,利用地位之便,让莫雷获得大量战功,然后夺得首位,最后平分收益。
这看似不错,实际上风险奇高,苏晓与凯撒历来都遵循一个准则,就是尽可能别去操作虚空之树或乐园公证的排行榜,以及世界商店,树生世界那次不算,那次是因为有特殊霸主单位·艾朵儿在,才进行的操作。
无论怎么说,苏晓与凯撒,一个是猎杀者,另一个是裁决者,有些事是不能做的,当然,偶尔操作下任务世界内的阵营商店,还是没问题的。
这类阵营商店虽被虚空之树公证,但却属于当地势力范畴,做个简单的比喻,当初在塞尔星时,苏晓与凯撒联合,安排眷族阵营的阵营商店。
这阵营商店,是属于眷族的防御区,真的出了问题,哪怕出的问题有那么点不符合常理,主要监管方依然是眷族,虚空之树降下的惩罚,最多是扣除信誉度。
苏晓与凯撒的虚空之树信誉度,可谓是看破红尘,破罐子破摔。
从某种角度来讲,苏晓的虚空之树信誉度已经没有抢救的希望,曾几何时,他的虚空之树信誉度还比较高,自从棘拉成为他的永久召唤物,没超十天,他的虚空之树信誉度,已经远低于平均水平,直到今天,负到已经咨询不了了。
凯撒那边更严重,他不仅是个人原因,裁决者三贱客在历次世界争夺战中,没少干缺德事,拉偏架属于常规操作,暗中拱火,让参战的其他几方打起来,更是常规操作。
就连利用权限发布公告,从而对公告进行二层串改,造成发布「天启乐园已获得本次世界争夺战胜利」的假公告,裁决者三贱客都搞出来过。
最特么搞笑的是,那次苦战到最后的几十名天启乐园方契约者真的信了,他们欢庆着胜利,转眼,守了好几天的世界之核被偷,那心态,简直是整个人当场裂开八瓣,裂的和橘子瓣一样。
此类缺德事,裁决者三贱客没少干,这也是凯撒被日常革除裁决者身份的原因。
徐徐微风从窗口吹到木楼二层,坐在地榻上的苏晓结束日常冥想,他打开称号列表,查看最上面的三枚称号之一,八星称号·末日君主。
【末日君主(脂封中)】
产地:虚空之树
品质:★★★★★★★★
类别:称号·稀有
特性:极恶阵营
称号效果1:放逐豁免(被动),如遭到世界的排斥,乃至于放逐,此效果将激活,强制抵御世界放逐状态3~5个自然日。
称号效果2:无尽恶意(被动),当你身处极恶阵营时,威望默认提升75点,对极恶阵营的首领级以下单位,拥有默认性震慑效果。
提示:如极恶阵营尝试对你进行招募、拉拢等,大概率会以高地位进行拉拢。
称号效果3:末日余存(被动),可豁免一次来自主线任务失败后,所带来的强行处决惩罚。
提示:豁免一次强行处决后,此称号将损毁,化为5枚无属性七星称号(此类称号,可用于当做称号燃炼时所需的副称号使用)。
提示:此为被罕有树脂封住的八星称号,剥离表面的树脂后,此称号将激活,但也会转变为不可交易状态。
简介:末日倾倒,无人幸免。
售价:可交易、转让等。
……
末日君主称号,并非是苏晓想象中那种提升军团流的称号,不过这称号的效果同样让人满意。
效果1与效果2不必多言,最强的是效果3,竟能豁免主线任务失败后,所带来的一次强行处决。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哪怕仅能豁免主线任务失败所带来的强行处决,其珍贵程度也可想而知。
况且,这称号在被消耗掉后,才是其价值真正凸显出来的地方,众所周知,燃炼称号为,主称号一枚+副称号五枚。
也就是说,哪怕末日君主被消耗掉,在有了5枚七星副称号后,苏晓也能将一枚他所心仪的七星称号,燃炼为八星称号,此事甚好。
苏晓现有两枚七星称号,【血意】与【圣餐】,其实其中【血意】称号是值得被提升到八星称号的,每次苏晓提升血气,都会带上这称号,对所吸收的古战场血气,达成进一步的提升。
苏晓之前就发现,自己的血气不一般,连罪业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都能蒸发掉,要是能把【血意】提升到八星称号,再配合古战场血气原本的强度,血气方面的后续成长有多强可想而知。
眼下考虑这些还为时尚早,苏晓查看母巢的资料,他之前以自己的猎杀者权限进行申请,想让轮回乐园对己方母巢进行适应性公证。
苏晓足足消耗了Lv.15的额外权限,才完成向轮回乐园的申请,最终轮回乐园对己方母巢进行了适应性公证。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要把进化点真的搞出来,而非是一种形容。
之前棘拉晋升到女皇级后,模仿苏晓的天赋能力·猎影,通过母巢、菌毯等配合,获得了一种通过吸收灵魂能量,转化出可促使虫族进化的能量,苏晓将其称为‘进化点’。
在苏晓看来,这种能力虽不错,但不够具现化,所以他才消耗这么多额外权限,对这方面进行了补全性公证。
八阶的Lv.15额外权限是什么概念?可以说,苏晓攒了这么久的权限,大半都用在这了。
作为收益,苏晓真的把进化点这种东西给搞出来,这就是能力得到乐园公证后的半数据化,所展现出的强大。
苏晓打开虫巢列表后,棘拉的迷你头像在最上面,后面还有若有若无的加号,他尝试以意念力触动这加号,分支列表在后面出现。
「提示:如对此单位使用进化点,可大幅度提升此单位的精神力强度、精神力覆盖范围、精神力控制性等。」
「提示:于本世界内,此单位最多可凭借进化点提升10次,消化10点进化点后,此单位将达到本世界的精神力强度极限。」
简单而言,要是给棘拉分配10点进化点,她就是本世界的最强精神系,敌人靠近她一定范围内,就会被她强大的精神力所绞杀。
苏晓留意到一点,棘拉是身处本世界内,只能‘消化’10点进化点,这是否代表,棘拉还有更大的潜力,如果将她带到九阶世界内,她所能‘消化’的进化点就更多了?
继续向列表下方看,棘拉下面是母巢本身,对母巢使用进化点,不仅是提升母巢大小,增加爆兵能力等,如对母巢分配8点以上的进化点,母巢即可产出虫族特有物资。
己方之前被公证成了阵营,这多少有些阵营商店产出的意思,这样说的话,母巢的这种独有产出,是否会是公证后的「恶魔焰龙成体卵」?或是类似的物品。
要知道,一旦物品得到公证,就能带入到各个世界内,要是在储存空间内常备几颗恶魔焰龙的成体卵,那就很方便。
那样的话,苏晓只要带够生命矿石,他在其他世界弄出上百只恶魔兽,以及几只恶魔焰龙,还是很简单的,说他是召唤系,别人都不会有所怀疑。
苏晓对母巢的独有产出很感兴趣,怎奈,8点进化点的投入太大,现在的5点进化点,一定要投入到虫族单位上,先锤躺冥界大军才是正事。
继续向下翻看列表,泰坦巨兽、残暴炮塔、恶魔兽、恶魔焰龙、宿主、水母、利维坦、孢子坦克、工蝎等全部都能用进化点提升。
越弱的虫族单位,能承受的进化点越少,比如工蝎,消化1点进化点就是极限。
恶魔兽是5点进化点提升到上限,恶魔焰龙是7点,泰坦巨兽则是8点到上限。
苏晓有些想不出,到底得是多魔鬼,才会以8点进化点,将泰坦巨兽提升到本世界的极限,电浆炮雨洗地流?
虽说这值得尝试一下,但先对战场主力恶魔兽完成提升,才是最关键的。
随着苏晓进行操控,现有的5点进化点快速消耗,列表中的恶魔兽字体颜色发生改变,加了1点进化点后成为金色,2点后是暗金色,3点后黑金色,4点后完全成了黑色,加到第5点时,变成黑中隐隐透蓝。
苏晓完成分配的同时,母巢内储存的一股金色能量涌向核心处,核心内存的恶魔兽本源基因序列,开始快速发生变化。
恶魔兽的提升,比预想中要快,全程两小时不到就完成。
苏晓出了木楼,布布汪在后面跟着,环顾周边,现有的恶魔兽们没变化,后续培育出的恶魔兽,才会有所变化。
因生物能的含金量飙升百倍,之前培育一只恶魔兽,只需5点不到的生物能,眼下的培育费用攀升到了每只35点。
要知道,现在培育一只恶魔焰龙的消耗,也不过是300点生物能力,培育10只恶魔兽的消耗,竟超出培育一只恶魔焰龙。
此等情况也代表一件事,恶魔兽的强度提升,要比预想中更大。
苏晓下达精神指令,让母巢培育100只恶魔兽,依然是原本的培育流程,没让他等多久,培育完成。
奔行声从虫巢的通道内传来,苏晓闻声看去,看到一只恶魔兽从虫巢内冲出。
此时的恶魔兽,不算长尾的话,体长在5米左右,两条后腿弓曲,身上的黑色甲壳线条分明,乍一看,就像是完全贴身的铠甲般。
恶魔兽的前肢比后腿短一些,爪子犹如剃刃般,这种形体,既保证了四足奔跑的速度,也能让它们人立而起,
最显眼的,依然是恶魔兽的甲尾,整条甲尾有近5米长,超出体长,因上面的独特甲壳构造,让这条长尾能360°随意摆动,在甲尾尖端是一段尾刃。
只见这只恶魔兽后腿弓曲,前爪刺入地面,长尾一卷,尖端的一截尾刃向前,下一秒,电浆充斥恶魔兽的长尾,短暂的蓄能后,长尾尖端的尾刃轰然射出。
嘭!
1米2长的尾刃刺破层层气浪,轰穿了一座残暴炮塔,在上面留下一道水桶粗细的穿透孔,顺着孔洞,还能看到钉入远处城墙上,上面还有电浆残留的尾刃。
看到这一幕,巴哈本能的放低飞行高度,这要是敌方单位,且数量超过300的话,本世界内,它肯定会重振跑地鸡的雄风。
恶魔兽的这一手,让它有了跨越性提升,发射尾刃后,这只恶魔兽的长尾内逐渐探出新的尾刃,咔哒一声,犹如金属碰撞,新的尾刃生出。
最好的比对是实战,苏晓下令,让30只正常恶魔兽,对上这只精锐恶魔兽。
棘拉拟定精神指令,让这些恶魔兽开启自由作战模式。
“吼!”
精锐恶魔兽低吼一声就冲上前,对面的30只正常恶魔兽立退,退成半圆之势后,犹如一张网般,将精锐恶魔兽围在其中。
妙趣橫生小說 輪迴樂園 起點-第四十章:你們聽我解釋讀書
30只正常恶魔兽的尾刃超前,它们向精锐恶魔兽扑来,四面八方都是尖齿、利爪,以及刺来的尾刃。
位于包围中的精锐恶魔兽长尾一转,尾刃半刺入地面,它胸腹内的电浆液储存器官收缩,体内所有电浆液都没入长尾。
啪啦啦~
蓝色电弧四涌,以精锐恶魔兽为中心,周边十几米内,全被电弧所笼罩,扑向精锐恶魔兽的30只正常恶魔兽,全部颤动着散了阵型,有些摔倒在地,有些身处半空中身体麻木。
只见精锐恶魔兽的背椎逐渐化为电蓝色,以加强生物电的传递,它的尾刃一扫,切过一只恶魔兽的头颅,一只恶魔兽的喉颈,一只恶魔兽的躯干,一尾刃三杀。
刷、刷的尾刃切割空气中传来,虫血四溅在空气中,当周边的正常恶魔兽从麻痹状态恢复时,地上已躺了12具正常恶魔兽的尸体,逐渐被菌毯所吸收。
精锐恶魔兽的长尾一甩,甩飞尾刃上的虫血,它的利爪在尾刃上擦过,似是感觉这尾刃已不够锋利,它的椎部发力,新的尾刃生出,将已不是特别锋利的尾刃顶替。
观战的巴哈都看傻了,别说巴哈,就算是苏晓,也没想到5点进化点怼上去,会有这种强度,要是给泰坦巨兽提升八次,那么……
经与死者之城初战的一役,己方母巢总计存了570万点生物能,也就是能培育16万的精锐恶魔兽。
苏晓当即下达精神指令,开始爆兵模式,只需30万的精锐恶魔兽,己方对上幽冥四军团就不虚了,和幽冥主力军在主战场上的拼杀,肯定是优势。
考虑到冥界是幽冥方的主场,对方手中应该还有底牌没亮,以及幽冥骑兵的数量有多少,暂时还不清楚,如此一来,想要击溃幽冥势力,最起码要让恶魔焰龙,或是泰坦巨兽完成提升,两者间,苏晓更倾向于后者。
外面蒙蒙亮的天色放亮,苏晓估测,最晚上午九点,幽冥方就会重新与己方开战,到那时,就是给幽冥势力一个惊喜的时候。
苏晓取出【神圣橡木】,成功白嫖1点黄金技能点,正在此时,一旁的通讯器响起,接起后,那边传出凯撒的声音。
“暗号。”
“嗯?”
苏晓目露狐疑,事先真就没提及过此事。
“金斯利姑妈炖的蘑菇汤。”
巴哈开口。
“暗号通过。”
凯撒那边传来标志性的奸诈笑声。
“……”
苏晓没说话,没猜透暗号为何这般奇怪,金斯利姑妈炖的蘑菇汤?仔细想想,苏晓还真喝过,那是位温和、慈蔼,但腿脚有点慢的老妇人。
“我亲爱的朋友,一切都准备好了,连接我们两边的空间阵图吧。”
听闻此言,苏晓下到一楼,推开一间小房间的门,这房间只有几平米,地面被一道圆形阵图所占据。
“巴哈。”
苏晓将联络器丢给巴哈,巴哈道:“凯撒,我数3.2.1就开始,我们两边得同步。”
“没问题。”
“3…2…1,开始!”
巴哈的开始刚出口,苏晓手中拳头大的空间石,被他按在阵图中心,这是凯撒所提供,当然,事后要在收益中给对方报销。
嗡~
阵图激活,将两边连接,巴哈落在苏晓肩膀上,与苏晓一同消失,这次它必须去,全力掩盖空间波动。
苏晓眼前光华闪烁,当一切都平息时,他已半蹲在一间略显破败的房间内,这房间通体为木质结构,对开的门扇被鬼画符般的阵图封锁,另一边是老旧的木柜台。
没错,此地是幽冥阵营的军需处,苏晓这次是来进货的,在之前,他就与凯撒、亡灵妹合谋这件事。
任谁都想不到,太阳圣巢的领袖,会只带一名从者来此地。
阵图旁的凯撒已恭候多时,在他身旁是名女性血裔,这血裔的身高在2米6以上,单手掐腰,胸怀宽广。
“我淦,吓我一跳,你怎么拟态的这么高大?”
巴哈开口,嘴贱的毛病算是改不了了。
“嘁。”
女性血裔,不对,应该是先古面具伪装下的亡灵妹,做出摘面具的动作,她的身形快速缩小,恢复原本的体型,她最直观的感觉是,视野没刚才好了,身高比苏晓挨了一头,她重新戴上自己的女巫同款软布料大帽子。
亡灵妹将先古面具抛还回来,巴哈道:“人总是要面对现实的……”
“你闭嘴,死鸟。”
亡灵妹瞪着巴哈,巴哈讪笑着不再说话。
“要团结,”凯撒搓了搓手,试探着问道:“我们开始?”
“来…来吧。”
亡灵妹此刻真是激动的心,颤抖的手了,现在她足有几十万的阵营声望,可以将幽冥阵营的阵营商店兑换一空。
“能驾驭亡灵的女士,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凯撒忽然岔开话题,亡灵妹狐疑的看着凯撒,做出愿闻其详的神色。
“我之前听说,你欠地精公司一笔贷款?”
“对,怎么了,有不少契约者都向他们借过款,放心吧,我知道那边在通缉你,我不会用你的消息换赏金。”
“不是说这个,关于你欠那边的账目,我有办法解决,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凯撒贱兮兮的笑着,亡灵妹的目光逐渐亮了。
请不要忘记一点,亡灵妹只是比较有原则,例如不坑有诚意的队友等,但她是轮回乐园的疯子,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地精公司的确势大,但亡灵妹丝毫不怕,她只要处理好自己的良心方面,就没其他顾虑。
“我之前一共向地精公司借了7万灵魂钱币,已经还了3万5,再还5万就差不多了。”
“什么?这么黑?!”
凯撒神色激动,显然是忘了他与伍德当时是怎么帮苏晓拟定咕噜的借条。
亡灵妹尴尬的笑了笑,其他人说这话,她不会如此,但凯撒说出这话,她的笑容逐渐敷衍起来。
“不能让你这样被宰,等我下。”
凯撒掏出一个支票本,在上面写写画画后,刷拉一声潇洒扯下,对亡灵妹说道:“拿去用,不用客气。”
亡灵妹接过支票,发现这赫然是地精公司董事长专用支票,面额刚好是5万灵魂钱币。
看到这支票,亡灵妹忽然知道,为何地精公司那般痛恨凯撒,董事长支票都能伪造,能不痛恨吗。
实际上,亡灵妹猜错了,这支票是真的。
“这,不好吧……”
“这支票用不了,但你可以把它给地精公司,通过透漏我在这个世界的消息,让地精公司给你免利息。”
“这~”
亡灵妹挠了挠头,她总感觉,苏晓与凯撒的‘操作’水平,比她高出一个版本。
“放心,地精公司会高兴的帮你免除利息,况且他们不敢杀我,我知道他们最大的秘密。”
凯撒收起支票本,一副此事就这样定了的模样,他来到木柜台内,轻咳一声,以军需官职能,帮亡灵妹打开阵营商店,亡灵妹立即接到提示。
【提示:阵营商店已开启,你可进行以下兑换……】
亡灵妹没做选择,她选择了全都要,随着阵营声望流水般下滑,大量物品被兑换出,堆在她身前的木柜台上,这让亡灵妹的脸上都出现一抹红晕,这感觉太爽快了。
按照事先的约定,收益由凯撒提前估值,三人均分,分赃开始,苏晓接到大量提示。
【你获得灵魂结晶(完整)×376颗。】
【你获得灵魂晶核×17颗。】
【你获得传承之血·血天使(血统/职业类物品,使用此物品后,可传承「血天使」职业模板)。】
有口皆碑的小說 輪迴樂園-第四十章:你們聽我解釋閲讀
【血天使·职业潜力:A+(血统/职业类传承物品,潜力为E~S+)。】
【你获得血天使·传承晶石(使用此物品后,可传承5种血天使独有能力,需在真实体力属性为80点、100点、150点、200点、270点时,陆续掌握5种能力)。】
【你获得恐惧者套装(圣灵级·5/5套装)。】
……
【你获得传承之血·次代龙血(血统/职业类物品,使用此物品后,可传承「龙血武士」职业模板)。】
【龙血武士·职业潜力:A-(血统/职业类传承物品,潜力为E~S+)。】
【你获得龙鳞荣誉套装(圣灵级·7/7套装)。】
【你获得铭文基座·怒像。】
【你获得暗影双子(不朽级武器·双长刀)。】
……
一条条提示出现,要知道,这是三人分赃后,仅苏晓这边的收益,可想而知幽冥势力的富有程度。
亡灵妹仿佛被财富所击倒,她站在那愣神中,脸上的红晕更明显。
“别暗爽了,赶紧溜。”
苏晓肩膀上的巴哈开口,亡灵妹回过神,几步就站上阵图。
所有人都站上了阵图后,苏晓单手按在地面,空间波动乍现。
空间波动中,凯撒双手握拳,牙关开始打颤,没错,这正是恶魔族的空间阵式。
轰!
一声闷响后,幽冥阵营的军需处门窗尽毁。
己方大本营的木楼内,一层小屋中。
轰的一声,传送完成,苏晓刚现身,就立即破坏掉地面上的阵图,阵图刚消失,一旁的凯撒倒地,还口吐白沫的蹬了下腿。
“呕~”
亡灵妹弯腰单手扶墙,小脸煞白,她口中呼吸急促,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对苏晓与巴哈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没事?呕~!”
“惟手熟尔。”
巴哈神色如常,其实胃里也有点翻江倒海,装哔还是很辛苦的。
“呼~呼~,还以为会死。”
亡灵妹靠坐在墙边,喝了点水后,感觉好了些,她做梦都没想到,去幽冥方夺资源,最大的风险,竟来自最后的传送,在那犹如洗衣机的空间乱流中,她一度怀疑,自己会不会就那样死掉。
……
与此同时,冥界·内城,军需处。
门框上空荡荡,破碎的木门碎片散落,几名幽冥战士把守在门口,屋内是几只幽魂在飘,捕捉着蛛丝马迹。
龙血领袖·卢恩站在门外,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他主管军需与物资,现在物资库被掏空,要是追究责任,它难逃其责。
此等大事,没一会,乌鹰·索拉罗、扭曲战铠、烟公主,以及他们的心腹都到场。
“开始吧。”
乌鹰·索拉罗低垂着眼帘开口,正在打仗的紧要关头,物资库被盗空了,他心中的怒火已快压不住。
几只飘在半空中的幽魂落下,它们开始模拟形态,回溯几分钟前此地发生的事,很快,苏晓、凯撒、亡灵妹的模样被幽魂拟态出。
看到幽魂拟态出的苏晓,乌鹰·索拉罗似懵了下,他凝神看去,确定那正是苏晓后,索拉罗沉默了。
而在之前的战场上,扭曲战铠、龙血领袖·卢恩、烟公主自然也都见过苏晓的模样,此时他们三个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触到乌鹰·索拉罗的霉头。
气氛安静到让人窒息,正在这时,地面上已被破坏的阵图,忽然亮起一抹微光。
咔哒!
一根20公分高的玻璃柱从阵图内弹出,飞在半空中,里面的金色液体翻腾着气泡,危机感陡然扩散。
见到这一幕,烟公主瞳孔紧缩,她抬手对准飞起的玻璃柱,刚要虚握。
咚!!
液态阿波罗爆炸,乌鹰·索拉罗、扭曲战铠、龙血领袖·卢恩、烟公主全被笼罩在其中。
与此同时,死者之城·外城区,古宅内。
凯因、雪怪、鹿格三人,狐疑的看着地面上的阵图,从刚才开始,这东西就忽然亮起,如果他们三人没猜错的话,这是神父所留下。
“这是什么东西……卧|槽。”
雪怪后仰身,一股金色太阳焰呼的一声从里面涌出,好在只是一小股,但雪怪的眉毛头发等被烧焦。
“就知道没好事,神父这是布设的什么东西?他人呢?”
雪怪忍住没口吐芬芳,主要是不敢骂神父。
大病初愈的凯因皱着眉头,他掂了掂最近无意间获得的黑色陶罐异宝,心中猜想万千,他当然不信任神父,但也猜不透神父到底要做什么。
“什么声音?”
鹿格竖着耳朵静听,很快,破风声更明显,
轰!
轰鸣声在古宅一侧传来,转而,鹿格看到,一只大手抓破古宅,让此地变成半露天。
古宅外,比古宅高大几倍的扭曲战铠,一副从远处跃来后,落地的姿势,乌鹰·索拉罗站在它肩上,龙血领袖·卢恩抓着它腰间的铠甲,烟公主待遇最好,在它掌心拖着,毕竟从小看着烟公主长大,扭曲战铠当然会有所关爱。
无论是扭曲战铠,还是乌鹰·索拉罗,无一例外,身上都有焦糊,至于它们为何来此地,经幽魂的追踪,军需处那残破的空间阵图,另一端就连接这古宅。
不用想都知道,苏晓等三人是先逃到这,在这和同伙完成交接后,才以这里为中转,逃出冥界,眼下这三人,是苏晓与凯撒的同伙。
刚来时,乌鹰·索拉罗还不能确定这点,怀疑这是陷阱,但看到凯因手中的深渊之罐后,这就不用怀疑了,当初愿意接纳尼古拉斯·凯撒,就是因为对方与深渊之罐的关系特殊。
乌鹰·索拉罗没直接接触过这三人,但通过神父那边,他之前就知道,此时拿着深渊之罐的人,名叫凯因。
凯撒、凯因,这要说没关系,谁信?
乌鹰·索拉罗的眸子眯起,对凯因三人点了点头,赞赏三人的‘勇气’。
看到乌鹰·索拉罗等人的目光,凯因的脸颊狠狠抽动了下,这熟悉的感觉,熟悉的配方,他好像……又背锅了,之前运输飞船洗劫案,就是他背的锅。
作为老背锅侠,凯因长长吐了口气,他抱着最后的希望说道:“各位,我说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信吗。”
“呵~”
烟公主折扇挡脸,笑而不语,龙血领袖·卢恩沉默着拔出双长刀,扭曲战铠拎出巨斧,显然,他们是不信的。
见此,凯因脸上的表情有点扭曲,他怒吼道:“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