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三百章 老龜推薦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海面惊涛骇浪,仍旧暴风雨。
在龙宫监牢待了片刻实际足足耗时三日,巨浪高高升起,又重重落下,浩海浮沉,忽然,某处海水居然静止,白雨珺出水脚踏海面,再次恢复能量的巨浪抬着纤瘦身影抬高。
巨浪高耸如山峰。
竟然维持高度不坠,连续照亮黑暗的闪电围绕,暴风拱卫。
对别人而言恐怖的暴风雨海洋,对白雨珺而言像是舒心安逸的港湾,无须遮挡风雨,任由雨水打在脸上打湿长发,风吹的披帛飘带剧烈摇晃。
雨水很凉,俏脸亦冷漠。
四海被镇压的龙王令白雨珺感到失望。
终究还是被压得久了,虽然能够透过某些方式获取外界消息,仍难逃极端环境下的心态变化,焦虑,压抑,畏惧,瞻前顾后,越是落魄越需要祖辈以及血统荣耀来维持可怜的尊严。
暴风雨在怒吼,像是天河倾泻。
如果可以,真想留在这尽情享受大海与狂风暴雨雷电。
或许,龙便是这样吧。
“唉……”
本打算在浩劫之前做些努力,解开镇压放出这四位同族。
奈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简单对话能看透一切,目前并不适合放它们出来,且自己也曾尝试解封,奈何阻力太大,但之前冥冥中又模糊看到他们解除封禁重新遨游沧海,或许时机未到罢。
此前欲借助四位同族力量辅佐的计划搁浅。
自嘲一笑,是自己想多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就算它们出来也不会辅佐自己这个野龙,估计很可能转眼翻脸。
站在巨浪之巅思来想去,亲朋好友过滤一遍,战斗厮杀方面能帮得上的仅有猴子,还有个劫难考验尚未结束的镇北。
果然,自己看到了许多未来,曾尝试改变,却有种无力感。
某些大势牵连甚广,即便知晓结局也无法更改,只能证明自己太弱小,无法彻底撬动未来。
帮手太少,很多时候免不得单打独斗。
属于自己的蛇妖帝国壮大需要时间,高手培养也需要大量时间。
真是万事开头难……
纤细手指揉揉额角,还是太弱唉。
“呼~”
无力长叹。
准备片刻后动身去往下一处目的地,未等腾空而起,忽然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白雨珺自信自己的嗅觉不会错,是一位撂挑子就跑没影的老家伙。
“它怎会跑来东海?”
“嘶~”
“有点儿意思。”
巨浪之巅水汽一震,白雨珺瞬间已在几十里外。
极快的高速移动,身后留下一条白色水汽形成的通道,后被风雨抹去痕迹,一次次停顿精准定位接着再瞬移,在恶劣天气环境中寻找什么。
约莫半柱香过去,暗黑色暴风雨巨浪中出现一座峥嵘黑色岩石岛屿。
几十丈高海浪拍打礁石轰鸣巨响。
偶尔可见某些无惧风雨的雨燕穿梭翱翔。
岛屿边缘,白雨珺浮空扫视。
冰冷雨水打湿长发顺着俏脸滑落,睫毛凝水珠,性情变化后的白雨珺已经不在意雨水,水珠从从鬓角滑到下巴,滴落时被风吹得无影踪。
面无表情淡然开口。
“老家伙,既然知道本龙登门,为何装作不知?须知晓吾能看穿虚妄,可破法。”
抬手做敲门状,连叩三次。
看似手指叩在空中,却仿佛点在某种看不见的护罩上。
嘭嘭嘭~
纤细手指敲打处连续荡起三次涟漪。
“误会误会~莫要坏了老头子护岛大阵,小友光临实乃好事,贵客临门,贵客临门哈哈~”
话声刚落,一黑衣老者火急火燎现身,岛上碎石浮起凌空铺设两尺宽路径。
白雨珺也不客气,踏上小路朝小岛走去。
黑衣老头正是上一任北天门镇守神兽,撂挑子后跑了的老龟。
多年来遍寻不见。
或许之前修为太低所以找不到踪影。
老乌龟表情别扭的大笑欢迎。
“欢迎小友登门,之前纳闷为何数日暴风雨,原来有真龙跨海而来,哈哈,幸甚,幸甚。”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三百章 老龜分享
闻言,某白直接无视。
好话连篇却在之前装作没看见,明显一副避世避祸的样子。
深居远离陆地的东海之外,闷头不出,守着这么个偏僻荒凉小岛过日子,怎么看都是一副避难的样子,俗话说老而不死是为贼,这老贼肯定早就知道些什么所以干脆想脱身世外。
某些龟有推算之能,这老货肯定懂。
恐怕自己接任北天门镇守神将,去交接的时候它就知道了,这些老东西,比那些仙君还滑溜。
如此,那便吓一吓这老货。
老龟表情难受的迎接白雨珺登岛,没有仙茶灵果,只有许多海鲜。
来到老龟的洞府前,某白用鄙夷眼神看着这位大神。
没有灵花仙果和宫殿也就算了,居然在岩壁上挖出个几丈深宽敞洞穴作为府邸,一张石桌两个石凳,以及最深处石台和海草编的蒲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监牢,想想倒也算正常。
寻常乌龟还不是钻淤泥里睡大觉。
知晓挖洞已经很不错了。
“你这巢穴还真是寒酸呢,贫困排行榜必榜上有名。”
“哈哈~这样住着非常舒坦,老头子喜欢。”
一龙一龟落座。
老乌龟挥袖摆上一桌海鲜佳肴,远海实在找不到多少好东西。
况且,霸占灵气浓郁岛屿非常容易入劫,增加凶险危机,穷乡僻壤苦是苦了点但是安全,后来老龟一想连白龙都登门了,早知如此何不寻个舒坦的岛屿暂居,如此一琢磨才发觉亏了。
優秀都市小说 新白蛇問仙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章 老龜熱推
白雨珺看了看面前粗糙青石茶杯,摇摇头,拿出自己那一套精美玉杯。
扔出个茶壶,茶壶雕刻的一对翅膀张开,忽忽悠悠飞出洞外接雨水,接满一壶雨水后飞回石桌。
接下来是煮水放茶叶。
没有那多繁琐规矩,白皙龙爪抓起茶叶放进茶壶。
白雨珺低头,美眸眨也不眨看着茶叶在沸水里上下翻滚循环。
“龟前辈,可想过离开远海,去为宇宙洪荒做些事情。”
正笑眯眯捋胡须的老龟一个哆嗦。
“咳咳,老朽年迈体力不支唉,我曾经历的那个时代早已成为过往云烟,如今嘛,都是后来小辈的天下,老朽就不去凑热闹了,到处云游走累了便在此歇息。”
现在都开始自称老朽了,生怕某龙不知它年迈岁数大。
某白忽然有点儿顿悟的感觉,结合自身情况以及这老乌龟的行为,不难得出,神兽基本素养便是厚脸皮。
小手抓起茶壶倒两杯茶水。
“这是我当年在瑶池当值时顺的草叶,以暴雨煮茶应该很美味,放心喝吧。”
举杯示意后品尝香茗。
白雨珺觉得既然无法拉着老龟出去走一遭,但有些事可以问一问,至少它寿数漫长经历过很多,或许知道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老龟正举杯品茶,忽然被某龙一句话吓个半死……
“龟前辈,请问……可知其他龙族所在。”
“噗~咳咳!”
这话所指的明显并非四海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