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起點-第5102章 雙驕爭鋒的過去!展示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最强狂兵
在医院外面,苏无限已经开始步步相逼了,他让那些南方世家的家主们火速赶来,并且跪着见他,就是为了杀鸡儆猴,借此给欧阳家族施压!
谁也不知道苏无限还有着怎样的后招,至少,在这片土地上,想要和他作对,还是太难太难了!
而在这病房里面,同为凶手的两父子却还在争吵地不可开交,陈桀骜作为半个旁观者,压根不知道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了!
他们有办法破了苏无限的局吗?
陈桀骜的目光在父与子的身上来回逡巡着,心念电转,思考着应对之策!
不过,很快,他又自嘲的笑了笑,心道:“其实,根本用不着我来考虑这些问题,无论是老爷,还是大少爷,在动手的同时,一定都已经把接下来的后路全部想清楚了,不是吗?”
“只是,不知道的是,我是否包含在这所谓的‘后路’之内?”
在陈桀骜腹诽的时候,病房里的气氛仍旧是剑拔弩张的,父子两个火星四溅!
欧阳中石对自己的儿子仍旧是充满了怒火,而这些火焰,一时半会儿是绝对不可能消散的。
在过去的这些年里,欧阳中石避世而居,欧阳星海看起来也是消沉无比,可是,这父子两个的相似点却很多,也都为未来的那些不确定而做了很多准备。
“你在怀疑我可能会对你下杀手,这才是你现在愤怒的根源,对不对?”欧阳星海嘲讽地冷笑了两声:“我的好父亲,你怎么不动脑子好好想一想,如果我要炸死你,又为何要等你离开之后才引爆炸药!你和我、还有冰原才是利益共同体,而爷爷他老人家并不是和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这些逻辑关系,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地考虑过!”
停顿了一下,欧阳星海继续说道:“你没考虑到的事情,我都替你考虑到了,你还有什么资格来怪我?我的好爸爸!”
然而,这些看似具有逻辑关系的话,并不能够消解欧阳中石的愤慨,也不能消除他对亲生儿子的猜疑。
毕竟,如果没有欧阳星海的刻意引导,老二欧阳冰原是绝无可能在那条绝路之上越走越远的。
此刻,欧阳星海又提到了弟弟,这让人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欧阳星海,你这是杀人!是弑亲!”欧阳中石愤怒地说道,“无论如何,你都不该炸死你爷爷,不该炸死欧阳家族那么多的族人!他们都是你的亲人!”
“亲人个屁!”欧阳星海解释了半天都没用,他的火气明显也涌上来了,此刻对自己的父亲也是丝毫不让:“这些年来,你始终冷眼旁观家族争斗,那些所谓的亲人……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要清楚的多!都是一群接近腐朽的行尸走肉罢了!他们活该被毁灭!”
如果这些人不彻底地毁灭一次,那么,欧阳星海又该如何去再造一个崭新的欧阳家族呢?
对于这位大少爷而言,这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是很迫切的需要!
所以,在这一次大爆炸之后,欧阳星海便少了很多的阻碍!
“混蛋!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还是不是人?是不是人!”欧阳中石双手揪着欧阳星海的领子,拼命晃着。
“爸!你给我清醒一点!”
欧阳星海狠狠地推了一把欧阳中石,后者往后面蹬蹬蹬地退了好几步,撞到了病房另外一侧的墙上。
他没有再扑上来,而是靠着墙,喘着粗气。
似乎是由于身体太虚了,刚刚剧烈地动了这么几下之后,欧阳中石的汗水已经把衣服彻底地打湿了,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你烧了孤儿院,你烧了白家,你害死的人比我害死的要更多,你还说我不是人?我都是在保护你啊!”欧阳星海低吼道:“欧阳中石,你还讲不讲理了!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
“我烧毁孤儿院,是想要给你扫清未来的最大劲敌!而我烧死白天柱,是给你的母亲报仇!”欧阳中石的声音微颤,显然心中的情绪在剧烈奔涌着,他盯着欧阳星海,低吼道:“不然,你以为我隐居在山里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
随着欧阳中石的这句话说出来,欧阳星海的身体狠狠一颤。
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这么讲!
那绝对堪称多年以前的超级隐秘!
自己母亲的去世,竟然和白天柱有关吗?这个白家的老家伙,是罪魁祸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欧阳星海看着自己的父亲,说道:“如果你早点告诉我,你对白家的仇恨,和我的母亲有关,那么,我也不会对你辩解这么多。”
他的表情之中似乎有着后悔之意。
欧阳中石摇了摇头,坐在了陪护床上,靠着墙,双目似乎有点无神。
当然,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眼睛深处有着回忆的光芒。
“桀骜,身上有烟吗?”欧阳星海看了看父亲,随后目光落在陈桀骜的身上。
“我一般只抽这个。”陈桀骜掏出了一包红杉树,“七块钱一包,不知道大少爷能不能抽的惯。”
似乎,欧阳星海的情绪忽然间就平静了下来,他打量了一下烟盒,说道:“好家伙,紫树……都停产好几年了,你还能弄到,可以啊,这可不是七块钱的事儿了。”
陈桀骜讪讪地笑了笑,面对大少爷这突如其来的“夸奖”,心事重重的他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欧阳星海抽出了一根,点燃,随后又抽了一根,递给了自己的老爹,随后把打火机也伸了过去。
“爸,抽一根吧。”欧阳星海说道:“刚刚的事情……我很抱歉。”
欧阳中石接过这根烟,并没有点燃,他抬起头来,看了儿子一眼:“你的这个道歉,究竟是为了炸死你爷爷而道歉,还是为了刚刚的态度而道歉?”
欧阳星海倒是很实在,直接说道:“为刚刚的态度而道歉。”
欧阳中石听了这句话,摇了摇头,手指一弹,把这根香烟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似乎,他并不接受儿子的道歉行为。
似乎,他想要的,不是关于这方面的道歉。
看着那根香烟飞进了垃圾桶,欧阳星海苦笑了一下,他眼睛里面的愤怒和戾气已经完完全全地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复杂。
摇了摇头,欧阳星海说道:“爸,聊聊以前的事情吧,我妈……她其实不是病死的,是吗?”
在欧阳星海的眼睛里,某些光芒亮起,某些光芒却又随之而熄灭。
其实,关于母亲的离世,一直是欧阳中石这个小家里的禁忌话题。
这么多年,欧阳中石都没有跟自己的两个儿子聊起过这方面的事情。
他们若是问起,那么欧阳中石便只有一句话——等你们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们。
这句话,大概每年都得说上好几遍。
但是,欧阳星海可以确定,在多年以前,自己的父亲,的确是因为母亲的去世而变得消沉,从而远离世俗纷争,避世隐居的。
而在山间隐居期间,欧阳中石又做了很多准备——他没有忘记爱人离开的悲伤,也没有忘却那些仇恨,一直在明里暗里地为这件事情而铺路。
至于这条路,最终铺成了什么样,最终铺向了何方,没有人知晓,就连欧阳星海自己也说不好。
欧阳家族和白家表面上还算是关系不错,可是,背地里的刀光剑影,又有谁知道?
“现在多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苏无限已经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白家应该也会派人来吧。”欧阳中石说道。
其实,现在看来,他也是个可怜人而已。
因为中年丧妻,欧阳中石才选择隐居,把所有的野心都给收起来,蛰伏了这么多年,只为寻觅机会,给爱人报得血仇,其实,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你甚至不能去责备欧阳中石什么。
而且,到了暮年,在同龄人已经可以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候,欧阳中石又失去了一个儿子。
他是一个某种意义上的可怜人。
“不,爸,你得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欧阳星海说道:“我也有知道这些的权利……毕竟,那是我妈。”
“你妈是欧阳健害死的,不是病死的。”欧阳中石轻轻开口,说出来一个让人震惊的事实!
而欧阳星海的双目之中瞬间释放出了夺目的精光!
似乎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因此而下降了好几分!
至于欧阳星海几天没怎么吃饭而产生的憔悴模样,此刻已经消去了大半!整个人都变得锐利了很多!
“爸爸,你说的详细一点吧。”欧阳星海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攥起了拳头,如果仔细听的话,会发现欧阳星海的声音之中也带着清晰的颤抖之意。
显然,他胸腔中的情绪在剧烈地波动着!
欧阳中石总算是开口了:“当年,我和苏无限争锋争的很凶猛,但是,同时,在很多事情上,我也在给白家施压,当然,大部分人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我和白天柱,已经暗地里交手很多次了,他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