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wm2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五十六章 一刀-gyxqo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话音落下,净缘快如鬼魅的拖出残影,眼皮子一眨间,杀到恒音身前。
“回头是岸!”
恒音双手合十,垂首,悠然道。
戒律的力量瞬间扩散,影响了内厅所有人。
净缘以违背力学原理的姿势,无视惯性一个折转,又回到了原地。
对于化劲武者来说,打牛顿的脸是家常便饭。
“你不是他,你是恒音师兄。”
净缘眉毛扬起,认出了他的身份。。
同时,这位四品武僧有些愤怒,柴贤也好,许七安也罢,一个两个的,都喜欢用傀儡伪装骗人。
恒音嘴角一挑,纠正道:
“不,我是大明湖畔的恒音。”
净缘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他会这样回答,不等他有所反应,守卫在一圈禅师身边的武僧,其中一人突然无力跌倒,四肢酸软麻痹。
稍一运转气机,立刻感受到火烧火燎的剧痛。
另外几人立刻屏息。
“有毒!”
净缘双手往前一推,气机喷薄,“哐哐”连声,内厅的窗户尽数打开。
“徐前辈来救我们了。”
李灵素喜滋滋道,他也中毒了,四肢酸软无力,之所以能站立,是因为他和柴杏儿被同一根绳子捆绑着。
柴杏儿及时屏息,没有被毒气入侵。
“他能行吗?”
柴杏儿精致的柳眉轻轻蹙起,对徐谦的实力并不抱多大期望。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他是超凡领域的前辈。”
李灵素道。
柴杏儿没好气道:“那为何要躲?两个臭和尚不是说,师门长辈没在湘州吗。”
李灵素语塞,一时间回答不上来。
徐谦老怪物,这点我可以确认,但这一路走来,我多半能猜出他出了问题……….想到这里,李灵素顿觉悲观。
不对,徐谦这种老谋深算的人物,没有把握怎么可能出手,他有我不知道的底牌!
李灵素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觉得或许能通过这次交手,更一步揭开徐谦的神秘面纱。
他想以毒逼我们离开厅里,从而借机抢走柴贤,救走李灵素……..净心和尚看一眼圈内的三人,转头,目光掠过恒音的肩膀,望着门外漆黑的夜色,高声道:
“徐施主,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佛门的禅功,不惧剧毒。”
禅师是佛门体系六品的称呼,这一品级没有战力加成,只修一样东西,那便是坐禅。
枯坐三天三夜,是入门级。
禅功练到高深境界,甚至能与天地契合,感悟玄而又玄的天地法则。
在西域,常常有高僧一坐,就是几年,乃至十几年。
猎妻计划:老婆,复婚吧! 默菲1
西域僧人一旦进入坐禅状态,便可不吃不喝,不惧外邪入侵,甚至有一定的防御力。
眼下,十几名禅师组成阵法,明面上是诵经度人,其实也把李灵素三人护在其中。
许七安施毒,是想逼他们散开阵法。
随着净心话音落下,厅内众人目光一直在四处转动,搜寻着可能会突然出现的徐谦。
净缘率先察觉,把目光投向恒音脚下的影子。
影子便的漆黑、扭曲,钻出一个相貌相同的布衣男子,手里握着一把剑,黑色剑鞘。
准确的说,这是一把刀,只是刀鞘弯曲的弧度不大,乍一看去,会让人误以为是剑。
刀?李灵素还是第一次见到徐谦用武器,这和以往的形象不同,以致于他立刻就注意到了。
净心目光微闪,双手合十:“放下屠刀。”
戒律的力量笼罩内厅,施加在许七安身上。
恒音双手合十:“无效!”
戒律的力量,当即消弭于无形。
果然只有戒律才能对付戒律………许七安目光平静,他已经确定度难金刚没有埋伏在附近,甚至不在湘州。
那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戒律失效,净心并不在意,面带微笑:“徐施主,你中计了!”
末世东游行 闷子加肠
他脸色忽然一肃,右手轻轻一抖,将缠在手腕上的念珠握在手心,沉声道:
“封!”
十几名禅师做出同样的动作,抖动手腕,握住念珠,齐声道:
“封!”
一层金光宛如涟漪扫过厅内,地面霍然亮起一个“卍”字。
柴杏儿耳廓微动,发现自己听不见外界声音了,脸色微变:
“这里被封印了。”
李灵素脸色凝重的点头:
“净心和净缘早就知道我在府上,知道徐前辈要来夺龙气。之前的那番话,包括柴贤,都是诱饵……..”
圣子心里一沉,涌起焦虑的情绪,目前为止,他见过徐谦出手全是依仗蛊术,来无影去无踪。
现在他最大的依仗没了,此处被封印,内厅空间不大,纵使还可以阴影跳跃,但短距离的冲刺,武者是无敌的。
净心双手合十,淡淡道:
“只要拿捏住龙气宿主,就不怕你不上钩。
“早发现你藏在窗户底下了,说那么多,就是为了引你出来。相比起柴贤,我们更在乎你,这个封印叫“小无色界”,在四品的境界里,能破除它的人寥寥无几。
“为了抓住你,我们准备了许多法器,“小无色界”是专对付你的阵法,正好克制你的蛊术。
“阿弥陀佛,徐施主,随我们回佛门吧,佛门才是你唯一的归宿。”
他没有武僧净缘的张杨气焰,但这股子温和平淡,却让人觉得比武僧显得更加狂傲。
一切尽在掌控,因此平淡。
许七安无视缓步靠近的净缘,目光望着远处盘坐的净心,道:“度难金刚也是你们故意说的,引我出来?”
净心语气温和:“雕虫小技罢了。”
许七安点点头,“那你们又是如何抓住柴贤的?为何笃定他一定会袭击你们。”
净心回答:
“南疆尸蛊部有一秘法,以养蛊之术养尸,不管凶手到底是谁,既然屡犯命案,杀人炼尸,就绝不是单纯的陷害而已。
“故而让师弟出面试探了一下,果然引来了柴贤施主。”
柴贤冷哼一声:
“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唯有力量是真的。掌控了力量,就掌控了一切,很小的时候我便明白这个道理。可惜我的飞尸只差一步,否则,我将拥有四品的实力,成为雄踞一洲的强者。”
在漳州,四品是绝对的无敌者。
尸蛊部的秘术,还有这么一种养尸的方法,这是信息差的缘故啊………许七安缓缓点头。
净缘武僧听到这里,插嘴道:“师兄,不必跟他废话,快些制住他。”
净心缓缓点头,手腕反转,掐住佛珠,道:“封!”
许七安脚底下,那个“卍”字符疾速旋转,带着淡淡的金光气旋,将他牢牢吸附。
接着,净心取出一面黄澄澄的铜镜,手掌抚过镜面,铜镜立时绽放光明。
“劳烦徐施主的元神在镜中待上一段时日。”
此镜能摄人魂魄,并封在镜中。
三品之下,无能人幸免。
佛门最擅长的就是“封印”领域的法器、法术以及阵法。
净心很清楚许七安的真实品级,同样也知道他被封魔钉封印,元神虽有三品的坚韧,却没有三品的威能。
这把铜镜,封印许七安的元神绰绰有余。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净心翻转铜镜,对准许七安,镜面立刻映照出他的模样。
然后…….毫无反应。
怎么会?心蛊对元神有如此可怕的增幅?净心眉头紧皱,再次催动铜镜摄魂,依旧没有反应。
净心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况,猜测是许七安另有手段,或心蛊的加成。
“无知!”
许七安淡淡道:“我的元神之坚韧,远超你的想象。”
他的元神现在是实打实的三品,没有任何封印的那种。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徐前辈还是徐前辈,没让我失望……..李灵素紧绷的心松弛下来,吐出一口气。
柴杏儿眼里也随之涌现几分希望。
“师兄,我来吧!”
净缘抬起手指,轻敲眉心,一点金漆从眉心亮起,迅速游走全身。
刹那间,他化作一尊明灿灿的金身。
无法摄取元神,那便以武力镇压。
净心缓缓点头:“有劳师弟了。”
他维持着阵法,束缚许七安,免得出意外。虽然对净缘无比信心,三品之下,能胜过净缘的存在寥寥无几。
净缘传音道:
“许七安,你依仗我佛门的金刚神功纵横大奉,当你以坚不可摧的神功应对敌人时,可曾想过如果有朝一日面对同样掌握此法的高手,该如何破解?”
“我只出一刀!”
许七安回答,不是传音,而是正常说话。
一刀?什么一刀?
内厅被封,李灵素正觉棘手,就听见了许七安的话,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许七安嘴角翘起,道:“一刀破你金身。”
平淡的声音在厅内响起,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一刀破金身?!李灵素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就连桀骜不驯的柴贤,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微微皱眉。
他想使诈?净心眉头一皱,他认为这句话只是为了掩盖真实的用意,许七安还有更深一层次的打算。
净缘的金刚神功比正常的四品巅峰武夫还强,除非是同境界的道门、梦巫直接针对元神,想凭蛮力打破金刚神功,几乎不可能………
许七安的心蛊术距离撼动四品高手的元神还差远,再说,有我在旁掠阵,可抱净缘的元神无碍………
浮屠宝塔是师祖法济菩萨的法宝,不可能帮助许七安对付同门………
种种念头在净心脑海闪过,最后的判断是——虚张声势!
“一刀?”
净缘自打修成金刚神功以来,便再没有遇到过能打破他金身的对手。
同门中不乏四品武僧,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修成金刚神功,那些同境界的武僧,对净缘的金刚神功徒呼奈何,毫无办法。
许七安右手握在了太平刀的刀柄,坍塌气息,收敛情绪,久违的天地一刀斩蓄力。
同一时刻,净缘撩起僧袍,抽出戒刀,朝着许七安怒斩。
锵!
烛光明亮的厅内,众人清晰的看见暗金色的刀光一闪而逝。
紧接着,震耳欲聋的狮吼声响起,震的在场众人气血翻涌。
厅内,许七安和净缘面对面而站,净缘高举戒刀,许七安依旧按住刀柄,保持着之前对峙的姿态。
好像刚才的刀光只是众人的错觉,其实两人都没有出刀。
净心突然睁大了眼睛,惯常的温和平静不见了,满脸错愕………净缘体表的金光,宛如瓷器,布满裂缝。
俄顷,崩溃成金色的碎光。
金刚神功,破了。
这还不止,净缘前胸出现一道从胸口蔓延至小腹的伤口,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你,你……..”
净缘死死盯着许七安,嘴唇开阖,艰难的吐出话语。
“别说话,一边呆着去。”
许七安掐住他的咽喉,随手一丢。
砰!净缘被丢了出去,一路翻滚,在地上拖出累累血痕,他努力挣扎了几下,却始终没能站起来。
可怕的刀意在摧毁着他的生命力,消磨着他的精神。
内厅瞬间陷入死寂,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许七安。
李灵素一边担忧着徐谦会不会阴沟里翻船,一边又对这位超凡境的老怪物保持信心。
他有想过徐谦或许有办法解决净缘,但绝对不会容易,事实是,就是这么简单。
号称九州第一护体神功的金刚神功,竟然被他一刀斩开。
“他,他真的是超凡境的强者?”柴杏儿喃喃道。
她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净心,发现这位从容镇定的年轻和尚,额头竟沁出了汗珠。
柴杏儿忽然涌起一阵快意。
“这才是强者,这才是我想成为的强者…….”柴贤满脸渴望,眼神炙热。
净心喉头滚动一下,“你,恢复修为了?”
他平静的心湖,此刻掀起惊涛骇浪,眼前这一幕告诉他,许七安恢复修为了。
那个斩杀二品皇帝,叱咤风云的许七安,解开封印了!!
恢复修为?!李灵素就像鲨鱼嗅到血腥味,猛的精神一振,望向了净心。
然而,他没能听到更多的东西,净心说完,便没再开口。
许七安淡淡道:“这世上没人能压我,佛陀也不行。”
因为佛陀懒得压我………他在心里补充一句。
好狂妄!他怎么敢这么说,他到底是什么人………..李灵素因为这句话,浮想联翩,低声道:
“徐前辈的身份,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可怕。”
这难道不是一句随口的狂言吗!柴杏儿心里嘀咕。
许七安拄着刀,睥睨众僧:“你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撤去阵法,把龙气宿主交给我。二,我亲自劈开阵法,伤亡不论。”
净心一阵纠结后,叹息一声:“事已至此,贫僧和众同门只能任由施主施为。”
当即让禅师们撤去阵法,又为李灵素和柴杏儿松绑。
禅师们“哗啦啦”的涌到净心身侧,武僧则去查看净缘的伤势,一番检查后,如释重负的回头,低声说了一句:
“还没死。”
“前辈!”
李灵素牵着红颜知己的手,开心的奔向许七安,只觉得有靠山的感觉真好。
许七安表情冷淡的“嗯”了一声,转而看向净心:
“小和尚,我有事要问你,这群秃驴能不能活,就看你的表现了。”
净心沉声道:“徐施主,有话便问。”
许七安操纵着恒音上前一步,施展戒律:“不打诳语。”
戒律的力量盈满厅内。
许七安问道:“佛门此次可有菩萨出山?”
净心摇头:“没有。”
“只有度情罗汉,以及度难度凡两位金刚?”
“还有两百零八位僧众。”
“是为我而来?”
“是。”
“他们在哪儿?”
“不知,但度难师叔与我等在约好在雍州碰面。”
为什么要在雍州碰头,而不是同行?度难金刚中途去办其他更重要的事?
许七安问出了这个疑惑,净心道:“小僧不知。”
又问了几句后,许七安转过身子,看向柴贤,叹息道:
“二丫一家是你杀的?”
柴贤脸色一下僵硬,旋即恢复,嘿道:
“我本来不想杀他们的,我甚至从未在他们一家面前“现身”过。但那天,他回到村子,收到了你的纸条,此时我仍然没打算出面杀人,可二丫告诉我,她把我有六根脚趾的事告诉了那个好心肠的叔叔。”
柴贤脸色一下子狰狞起来:
“离开村子后,我趁着他睡觉,又返回了二丫家,把她们全杀了。她说了不该说的话,她就该死。”
许七安拄着刀,手背青筋凸起,但脸上却一片平静,轻声道:
“她到死,都没有穿上一双新鞋子。
“柴贤不知道你的存在?”
“他当然不知道,因为他是个懦夫,拒绝面对真实的自己。”这个柴贤冷笑道。
这就是个人格分裂症患者啊……….许七安沉吟片刻,扭头看向李灵素:“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离魂症?”
李灵素为难道:“我若修为恢复,倒是可以进入他识海,消弭那个人格。现在的话………”
这时,净心合十道:“佛门能帮他洗清孽障,徐施主抽取龙气后,可以把他交由佛门。”
许七安没搭理和尚,俯视着柴贤:“我要见他。”
柴贤没有说话,只是垂下头,安静几秒后,他重新抬头,环顾四周,眼神里有着明显的茫然。
还真不知道……..许七安心蛊已经登堂入室,仅是感应一下对方的情绪变化,便知柴贤此刻一脸懵逼。
柴贤看了看佛门的僧人,又看一眼许七安等人,以及地上的血迹,猜出这里可能发生过冲突。
“我就是那天夜里,在村子里和你做过约定的橘猫。”
许七安道。
双手被捆绑着的柴贤一愣,继而脸色狂变,竟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似乎要撕咬许七安。
李灵素抢先出手,一巴掌把柴贤拍翻在地。
柴贤声嘶力竭的咆哮:“为什么要杀死他们,他们是无辜的啊,你这个畜生……..”
“你才是畜生!”李灵素怒骂道。
许七安缓缓道:“柴贤,所有人都是你杀的,凶手就是你自己。你有离魂症知道吗。”
柴贤又愤怒又茫然:“你说什么?”
许七安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告之这个可怜的家伙。尽管对柴贤来说,现实是如此的残酷,但事实就是事实。
“胡说八道!”
柴贤收敛了怒火和恨意,清俊的脸庞流露出不屑:淡淡道: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既落入阁下之手,任打任杀随你便。但想诋毁我,还是少费劲了。”
记忆选择性遗忘,难怪那个柴贤说,这个柴贤是懦夫,害怕面对自己………许七安指着柴建元的行尸,道:
“你忘记自己昏迷前,都看到了什么?”
柴贤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柴建元还坐在椅子上,左脚脱掉的鞋子没有穿上,六根脚趾赫然在目。
见到这一幕,柴贤表情忽地僵硬,宛如石化,愣愣的看着柴建元的脚趾。
就在众人以为许七安咄咄逼人,压迫柴贤时,他却说出了让在场众人极为意外的一句话:
“这案子,其实还没到结束的时候。你说对吗,柴杏儿。”
……….
PS:继续码下一章,突然发现自己是戏台上的老将军…….插旗从头到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