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fbm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天爭鋒 線上看-第725章 蒼界晉升之替身符熱推-92xk7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符堂为商夏专门开辟的符房之中,商夏笔走龙蛇,短短的时间内便将一张四阶武符制作完成。
果然如他所料一般,在商夏进阶五行境之后,这种源自于本质上的晋升直接带动了制符术的大幅进步。
而这种制符术最为直观的表现便是,商夏制作每一张四阶武符所用的时间大大缩短了,当然,制符的成功率也大大提升了。
符堂此番积攒灵材制作而成的七八张四阶符纸,商夏全部用来选择四阶武符当中威力最大,难度最高的来制作,最后仅仅失败了两次,成符率轻而易举便达到了七成以上。
事实上,商夏自忖若是换成四阶武符当中制作较为容易的几种,他几乎有可能不会出现失败的状况。
这些张制成的四阶武符很快便由符堂之人取走,并分发至坐镇幽州北域和东域的四阶武者手中。
通幽学院乃至于整个幽州的四阶武者数量有限,凭什么在两界战域之战当中,面对长白派和辽州三大部族武者的联合,非但没有落入下风,反而还隐隐占据了主动?
最直接的原因便是这一战几乎耗尽了符堂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二、三、四阶武符。
长白派并非没有自家培养的大符师,可惜他们的四阶符师与商夏相比,显然相差甚远。
这也是通幽学院敢于将大量资源向符堂倾泄的根本原因,商夏极高的成符率能够让这些资源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
有着学院的资源倾泄,又有商夏在符堂留下的各类制符传承,还有商夏多次在符堂亲自演符的教导,如今符堂培养的符师规模可是增加了不少,光是三阶符师便多了三人,几乎增加了一倍;二阶符师更是增加了七八个,一阶的符徒增加的最多。
其他各类符匠也增加了不少,大匠师任欢如今更是开始着手探究五阶符纸的制作方式,几位三阶墨匠联手已经能够稳定的制作一定量的四阶符墨,尽管产量还不高,仅供商夏一人使用都显捉襟见肘。
此外,符堂与器堂的匠师们联手,倒也制成了两支中品符笔,可上品符笔的制作太过精细,至今仍旧不敢着手。
总之,因为商夏近乎一己之力的带动,近几年符堂的发展壮大可谓是有目共睹。
在用四阶武符试手,并将“替身符”的制作过程反复推演了数次,自忖再无遗漏之后,重新将状态调整至巅峰的商夏,终于开始着手进行五阶“替身符”的制作。
不过在此之前,商夏特意与坐镇福地大阵师楚嘉询问了一下目前的形势。
楚嘉对此的形容是,目前新世界的一切看上去一片风平浪静,然而却总有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感觉。
而且之前在通幽学院因为“意外”而率先中断了异世界本源精华的供应后不久,其他各方武道圣地似乎也有所察觉,陆陆续续开始对异世界本源精华的供应有所保留。
商夏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天下间的聪明人从来都不止一个,更不止一方势力。
藏花 米雅
商夏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制符上来,可惜的是,这一次商夏并没有等来灵机。
事实上,他也不欲借助灵机来进行五阶“替身符”的制作。
如今商夏更想要考证自己制作五阶武符的真实水准。
白骨符笔在上一次越阶制作“临渊冯虚符”受损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将其修复,如今商夏只能借助符堂的上品符笔紫竹笔。
上一次越阶制符的时候,五阶的符墨还剩下了一份儿,但也仅够制作一次五阶武符所用。
后来商夏虽叮嘱符堂开始着手搜集五阶符墨,但此物显然可遇而不可求,至今符堂尚未搜集到一份儿,倒是四阶的符墨符堂如今已经能够稳定供应一些,再加上高价交易得来,如今倒也勉强能够供应他所用。
紫竹笔饱蘸浓墨,一缕缕精纯的五行元罡均匀的度入笔杆之中,同时左手在飞快的掐算着落笔的时机和方位。
待得推演精确的那一瞬间,紫竹笔落下力透纸背,而后按照事先推演的顺序开始在符纸之上缓慢游走,同时左手又开始飞快的掐算。
尽管事先已经推演了数遍,但每一张符纸落笔的时机不同,材质不同,符纹的组合亦在不时的变化,因此,符纹的绘制在总体框架不便的情况下,也要随机做出一定的变化,而后者往往也是武符绘制过程当中的最难点。
然而尽管商夏已经进阶五重天,尽管他无论是对于本源真罡的掌控程度,还是对于神意感知的操控力度,都已经达到了同阶五重天武者都难以企及的地步,然而第一张“替身符”的制作还是毫无例外的失败了。
商夏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随即一挥手便将震散的符纸碎屑扫落一旁。
这一张“替身符”的制作虽然中途失败了,但前后总共也只浪费了商夏三日时光,如此一来便是此符最终制成也不过消耗五六日的功夫,而且随着他制作此符越发的熟练,那么所需时日可能还会缩减。
相比于当初制作“临渊冯虚符”的时候,进阶五行境之后的商夏,制作五阶武符显然要轻松了许多,尽管当初也有寇冲雪相助。
因为第一次制作“替身符”,而且手中仅有六张五阶符纸,如今更是废掉了一张,商夏自然会显得极为谨慎。
在用了三日的时光将消耗的本源罡气恢复之后,又用了两日的时间将之前制符的过程细细捋了一遍,直至心中有所得之后,这才又重新动笔开始第二次“替身符”的制作。
这一次商夏制符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五天,在将“替身符”完成了大半儿之后,这才因为武符表面本源节点的失衡而最终崩溃。
不过这一次失败却并未让商夏感到沮丧,反而让他把握到了令武符表面本源节点维持平衡的关键。
而武符之上的三个本源节点,同时也是“替身符”能够发挥化身、替身、替死的关键。
庶女为后:摄政王请节制 心静如蓝
如此,商夏又花费了五日的时光调整状态,总结教训,重新推演制符过程。
待得第三次开始试制“替身符”的时候,商夏自忖已经有了一定的把握。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证明商夏想得太简单了,这“替身符”的制作难度显然要胜过“临渊冯虚符”一筹,商夏第三次制作再次以失败告终。
仅有的六张五阶符纸就这般已经废掉了一半儿,这一次终归让商夏感受到了一些压力。
毕竟下一次要想再得到五阶符纸和制作五阶武符的机会,就连商夏自己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了。
然而在当前这种情形之下,商夏却是明白自己必须要镇定下来,否则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商夏前后花费了七天的时间,这才将情绪平定了下来。
当商夏再次拿起紫竹笔的时候,他忽然便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一次“替身符”的制作必定能够成功!
将紫竹笔拿在手中,商夏认真看了一眼笔头,发现在连续三次制作五阶武符之后对其耗损并不太大,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来终归还是与符师自身的修为有关。
当初商夏在四象境的时候越阶制作“临渊冯虚符”,哪怕是有寇冲雪相助,在制成一张武符之后也不免令白骨符笔受损。
第四次进行“替身符”的制作,中间再无半分波折,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一般,商夏在第六天日出之际终于完成了此符的最后一笔,“替身符”最终制作成功!
这是商夏制成的第二张五阶武符,同时也是他制成的第二种五阶武符,同时还是商夏目前所掌控的五阶武符当中仅有的两种。
“唯一可惜的便是这张武符所使用的符墨乃是四阶,这必然会令武符的效力有所削弱,同时也会令武符保存的时日有所不足。”
商夏看着眼前这张表面布满了繁复纹路,修为不足四阶的武者看上一眼都会心神受创的武符,脸上略显遗憾。
因为有了一张“替身符”打底,商夏已经不用再克制自己略显焦躁的情绪,整个人顿时平和了许多。
在经过数日的调息之后,商夏开始着手进行“替身符”的第五次制作。
或许是因为有了之前制作成功的经历,也可能是因为没有了后顾之忧后,商夏在心态放松之下反而在制符上有着超水准的发挥,甚至连时间都缩短了不少。
眼瞅着在第五天头儿上,商夏便要完成第二张“替身符”的制作,却突然被一股源自于天地本源的悸动被打断了。
这一股悸动来得毫无征兆,然而商夏此时看着因为中断了笔势而失败的“替身符”,却来不及感到丝毫的愤怒。
此时在他的神意感知当中,这方世界当中正有大股沛然莫可抵御的气息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升起,直接冲破了天外穹庐的屏障,直至深入星空深处。
这样的经历商夏曾经在通幽陆岛从天外回归的时候有过一次,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商夏修为仅在四象境,并不如现在这般感知清晰,同时也更加能够体会到原本根本无法体会的震撼。
六重天……或者说是六重天的力量,再次出现!
商夏将手中的紫竹笔搁下,刚刚从符房当中走出,便听得一道淡漠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灵裕界来袭,事关本世界存亡绝续,请各方修为在武罡境以上通道前往天幕之外三万里星空御敌!”
话音刚落,又有一道听上去略显老迈,却同样极其淡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通幽一脉武罡境同道共计四位,此番至少请两位同道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