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k7o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251章 我們被迫開噴熱推-aui84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检阅完了整个蜀锦产业链的种田情况后,李素又花了十几天时间,走马观花一样视察了蜀郡的冶铁、犍为的自贡井盐、乃至最新开辟的南蛮贸易等等产业,总算是对自己离开后蜀地的经济工作进展,有了一个全面深刻的了解。
可惜的是,井盐产业的规模,跟他今年五月初路过犍为时听到的消息差不多,后续除了继续深挖那几口大有前途的天然气卤井、稍稍扩大产能之外,没什么质变的好消息。
而冶铁工业和寻找身毒、南蛮新物种的贸易,也暂时没什么进展。
今年上半年从永昌派出往南探路的商队,至今没带回东西。建宁郡境内的云南无烟煤矿倒是找到了,煤层也浅,露天可以直接挖,按说只要把那儿的煤弄回来就可以直接把蜀地的冶金工艺从木炭炼钢提升到煤炭炼钢。
但从煤矿到涂水边的最后几十里高山密林地区的运输一直没解决,煤矿所在地区的涂水沿岸原本也没有人烟定居点和码头,这些都要现搞。之前夏天的时候南中太过炎热,无法大兴土木,所以深秋季节才刚开始动手建设,来年开春之前能抢工修好就不错了。
李素问了相关的负责官员,他们都觉得估计得等关羽带领的部队回到蜀地,才会爆发性地带来一大波好消息——
关羽顺利平定越嶲郡的胜利消息,倒是早在十月初的时候,就传遍了蜀地,可他的部队在结束作战任务后,依然坚持留在南中训练、平定小股骚乱、帮助地方建设。
因为南中的气候环境决定了,冬季是一年中最凉爽宜人的季节,也是北方士兵最适合留在那儿居住的季节。
让关羽带一些兵在南中练兵、配合当地的大兴土木,就地因粮,减少把南中粮食外运的压力,这也是当初蜀地刚平定时,李素就跟刘备定好的一系列战略规划。
只不过按照原计划,如果明年开春要北伐,关羽就可以提前回来备战。而现在北伐被拖到了后年开春,关羽也就非常深明大义地在南中多练几个月兵,多搞几个月建设,尽量减少北方的粮食压力,争取住到明年一月底,再沿着涂水和泸水北上回犍为,避开春暖时节的毒瘴。
而随着十月底,刘备阵营传来要从蜀地筹措三十万石军粮跟孙坚交易后,就更意味着蜀地的存粮会减少一大笔。关羽得到了信使通报后,就愈发表示要让几万人在南中多吃几个月,为成都平原的官仓额外省那么十几万石粮食开支。
不得不说,关羽,乃至他麾下的高顺,这一波的默默奉献还是比较高风亮节的。为了国家的北伐利益和统一大计,自己呆在蛮荒之地过年,都不能回到天府之国的成都欢度除夕和上元节。
而李素急于求成也没用,他只好静静等待战友的进展。
他现在就像是一个内力蓄满了的武林高手,但就是缺乏一个诱因打通任督二脉。
……
时间很快进入了192年的腊月,李素还没等来关羽带给他好消息,倒是先等来了刘备回成都。
李素走后,刘备在南郑将养身体,恢复得还挺快,二十多天后,也就能亲自下地走路。
一开始只是稍微拄了根拐杖辅助一下,免得被华佗切了些肌肉束的右腿支撑不住。适应了两三天,后连拐都不用了,只是还不能跑步,但骑马都没问题了,只要别颠簸太厉害就不会疼。
确认无恙之后,刘备让人又赏赐了华佗二十枚马蹄金饼作为川资,华佗当然是高风亮节地婉拒了,只是让刘备把他的医书《青囊书》刻印出版了。
窝边草 蓝惜月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虽然没拿现钱,但刘备还是给了华佗表了关内侯的爵位,并且由汉中王的军政府开支其爵禄。
刘备就这样坚持自己骑马、坐船,腊月初辗转回到成都。
因为一路上的劳顿,到了成都后又得休养上十天半月,让痊愈不久的腿再缓缓,所以倒也没有第一时间沉溺酒色,也没到李素府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奢靡的新玩意儿。只是每天勤于政务,作息规律。
刘备回到成都后的第三天,就收到了赵云从宜都郡前线送回的消息,似乎是孙坚方面不太满意李素之前给周瑜砍的价,孙坚本人觉得太没面子被砍得太狠了,想稍微抬回来一点找回场子。
刘备倒也没硬来,他深知实际利益比面子重要得多。孙坚毕竟也是一方诸侯,如果认了周瑜这样的黄口孺子谈回去的条件一点不加码,肯定不会乐意。
己方占了便宜,就要让对方象征性得到“最终拍板者”的面子,所以刘备允许在原先交易价格的一两成涨幅之内,稍微松动松动,该给就给了。而且刘备还立刻装模作样表赵云由宜都太守暂时改为长沙太守,让他一旦达成交易立刻就带兵交接、对长沙郡形成事实占领。
信使快船快马往返传递都要半个多月,最终赵云在腊月中旬的时候跟孙坚达成了交付。
相当于周瑜当初开出的条件,被李素砍到了三折签约、最终又按照接近四折的价格实际履约。在三万五千匹宽幅蜀锦和四十万石军粮之外,赵云实际交付时给了几项添头:
给了孙坚五百副铁札甲和五百柄斩马剑,都是当初刘备阵营从雒阳府库时就带出来的那批旧货里,挑保养状态最差生锈最多的凑个数。名义上这些铁甲都要好几万钱一副,武器全加起来也要几千万钱。
然后就是挑了刘备军中五百匹比较瘦弱迟缓的战马,毕竟蜀地养马条件不好,当初刘备从幽州带来的战马,乃至后来历次跟西凉军交战的缴获,有些也养的不好,打包处理一些质量次些的,给孙坚长长脸。而对孙坚来说,他本来就只有一千骑兵,刘备这五百匹马再差,好歹也能让孙坚麾下骑兵扩编五成,按比例来说不小了。
最后就是刘备让赵云在宜都起运的时候,把船只都换一下,别用会暴露技术优势的新船好船,尤其是那些带水线以下稳定鳍面的沙船一律不许用。而是把宜都和巴郡地区的旧民船搜罗一下,这样货物运到庐江郡之后,直接把大部分的船连船带货送给孙坚算了。
当然还要留大约两成的船,用于运载己方的五千名押运士兵和水手返回。
腊月十八日,赵云在货物过境、通过江夏郡与庐江郡的边界后,就带兵进入了长沙城。孙坚也让他手下的人不要抵抗、不要破坏和平交接,只是撤走时尽量带走可以合理带走的细软财物。
而且孙坚的表面功夫文章也做足了,他也以“通电”的姿态宣布,近日长沙郡又遭到了越来越严重的罗霄山区的原区星残部山贼袭扰,官府统治和民间税收征缴渐渐崩溃。而因为孙坚本人改任扬州牧,长沙飞地乏人守御,请求讨傕汜同盟的盟主汉中王选贤派将帮忙平定。
腊月二十四日,长沙郡被孙坚放弃、并且请赵云带兵入驻的消息,才传到了后知后觉的刘表耳中。
相比之下,刘备虽然远在成都,他却仅仅只比刘表晚了三天就知道了这一切结果,谁让刘备的信使跑得快,而且是第一时间上路的呢。
刘表闻言大为惊讶,因为之前他也跟孙坚接触过,发现孙坚似乎确有‘彻底放弃长沙’的企图,暗示过刘表愿不愿意出钱。
但刘表觉得自己是荆州牧,名正言顺接管长沙,所以没想给什么好处,一方面压价压得比刘备还狠得多,另一方面也希望走朝廷的外交途径,问皇甫嵩杨彪马日磾他们表奏新长沙太守,来直接合法接收长沙。
而且刘表毕竟根基浅薄,到荆州实际掌权还不到两周年,也没有种田积蓄钱粮,他就是想买也不可能比得过刘备的家底厚实。
长沙被刘备夺走后,刘表颇为不爽,立刻派出作为使者的荆州别驾伊籍,日夜兼程快船快马赶去成都,要面见刘备交涉——为什么要破坏当初的讨董联盟,为什么要在荆州不经过他刘表的同意攫取更多地盘。
不过临走之前,伊籍并不看好刘表的这番出使请求,所以他跟刘表说了一番诚恳的肺腑之言:
“使君,孙破虏虽然卑劣,可他当初毕竟是讨董先锋,至今也摆出跟李傕郭汜势不两立的姿态。只是路途遥远,他无法亲自讨贼。他现在摆出不信任李傕郭汜所控制的朝廷,进而拒绝朝廷表任的新长沙太守上任,而邀请周边联盟的将领平定长沙之乱。
我们要是从这点上攻击孙坚,倒显得我们是支持李傕、郭汜控制朝廷了。我去找汉中王争辩无妨,只怕让主公愈发陷入‘不与李傕郭汜彻底划清界限’的恶名啊。”
刘表听了伊籍的劝说,也只是稍微犹豫,但不甘心依然压倒了这种顾虑:“事儿不能这么说,现在的李傕郭汜,确实还反形未萌,天下对傕汜野心的误会,主要是七月初王允被杀的时候。
此后皇甫嵩杨彪等旧臣依旧留用,官职还比李傕高得多,怎么能说那个朝廷是被李傕挟持呢?我们前阵子听说孙坚要卖长沙后,火速请旨让皇甫车骑与杨太尉选了新太守韩玄,那是皇甫车骑等忠臣义士教导天子后作出的决策,是天子的真心所想,怎么能算奸臣蒙蔽的乱命呢?你就拿这条去指责刘备,看他如何回答,至少也要吐还咱长沙几个县。”
不得不说,刘表这人虽然礼贤下士、优厚待人方面做得不错,不愧名仕之风,但在外交才干方面还是比较昏庸寡断的。
历史上他在曹袁决战后还派韩嵩出使朝廷,结果韩嵩走之前跟他有言在先“若朝廷授官,则嵩为朝廷之人,不复为将军死矣”,他还是坚持派。韩嵩回来后果然吹曹操,刘表一开始还想杀他,全靠后来提醒他有言在先才放弃。
而此时此刻,他坚持派伊籍去跟刘备交涉“现在的皇命是否是乱命”的问题,伊籍明明提醒了他有大义上的风险,容易被人喷成站错队,但他也依然坚持“有枣没枣打一杆”,不管能有多少实际收获,反正该喷的话不喷一喷心里总是不舒服。
谁让刘表始终觉得“动动嘴皮子的活儿最多干了没效果,总不会有损失,干嘛让手下人吃闲饭呢”。
伊籍也没办法,只好去执行这个外交喷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