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那周涛说了几句,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已是苍白,最终……整个人轰然倒了下去。
晋王府的大殿,顿时鸦雀无声,此前那还带有些许愤怒的人,见了刺史的下场,顿时低头,再不敢做声了。
李祐面上带着微笑,而后顾盼这太原所有的文武,慢悠悠的道:“刺史周涛,真是不识好歹的人哪。”
他说罢,便有人吹捧道:“此等大奸大恶之人,实是罪该万死,今日殿下为国除奸,顺应民意。”
李祐随即站了起来,按着腰间的剑柄,厉声道:“还有谁要效仿周涛吗?”
他厉声大喝,殿中人一时又是鸦雀无声。
魏征稳稳的坐在末席上,面带着微笑,似是在看戏一般。
站在一侧的陈爱河已是心惊胆寒,他轻轻拽了拽魏征的袖子,压低声音道:“此时该怎么办?”
魏征只嘴唇轻轻动了动,用几乎蚊吟的声音道:“作壁上观。”
陈爱河已是心乱如麻,这个时候,还能怎样作壁上观啊,再这样下去,这李祐就要开始谋反了!
到了那时,太原城就会尽都被李祐所掌控,这对于朝廷而言,肯定不算什么,不过是点齐兵马平叛就是了。
只是叛军和官军过处,这太原城内外的人,便是生灵涂炭,便是魏征和他的性命,也未必能够保全。
可看魏征稳如磐石一般的坐着,似乎一丁点也不以为意的样子,这令陈爱河的心里更慌了,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其余文武,或有的早就是晋王李祐的死党,此时大为振奋。而有的则是犹豫不定。有的已知大祸临头,可……此情此景,也只能被裹挟,走一步看一步了。
阴弘智在旁已拿起了酒盏,面带着微笑,他似乎在观察每一个人的反应,谋反之事,乃是阴家谋划了许多年的。
阴家与李家本就是世仇,若不是因为阴家早就布局,让阴弘智的姐姐嫁给了李世民,此时的阴家,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只是这等仇恨,怎么能轻易的化解呢?
现在有了晋王在手,不但有晋王卫率,还有太原城的兵马,更不必说这阴家有不少的部曲,何况还招募了不少的死士。
在阴弘智看来,这太原城因为是龙兴之地,所以城墙格外的高大,当初李渊可以兴兵反隋,而今日……自己和晋王未必不能反李世民。
阴弘智此时笑着道:“我听闻……陛下以精瓷而敲诈天下的世族,天下的世族,早已苦其久矣,今日我等若是兴兵讨伐,必定会得到天下的响应,诸公不必心慌,我太原精兵兵锋所指,势必天下影从,待我等入了关中,尔等就都是大功臣。”
他话音落下,李祐已是精神奕奕起来,这李祐随即将腰间的剑柄拔出,厉声大喝道:“阴公所言,正合孤意,今事已至此,已经容不得诸公犹豫了,顺天讨贼,奉还上皇大政,且在今日。今诸军听我诏令,从现在起,征发城中十五岁以上的男子为编入军中,孤自任统帅,兼上柱国、开府仪同三司。现在开始,给孤开府库以行赏,布置官署。阴弘智何在?”
阴弘智立马起身道:“在。”
李祐随即道:“孤封你为拓西王。”
阴弘智行礼道:“臣蒙殿下厚恩,敢不尽全力。”
李祐又道:“燕弘亮何在?”
一人站出,大声道:“在。”
“孤封你为拓东王,节制太原兵马。”
这叫燕弘亮的人,忙是行礼:“喏。”
李祐又道:“其余人等,都有封赏。”
于是他念出一个个名字,这个封了宰相,那个封了尚书,又有人封为大将军。
到了最后,李祐居然念出一个名字:“张彦何在?”
这张彦,正是魏征在太原乔装的名字!
魏征徐徐站出来,道:“在。”
李祐和阴弘智对视一眼,显然二人对于魏征的印象极好。李祐道:“孤封你为户部尚书。”
魏征不吭声。
李祐眉一挑:“卿为何不言?”
“不敢接受。”魏征淡淡的道。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显然这有点出乎意料了!
大家都以为魏征乃是李祐的死党,和阴弘智更是相交莫逆。
他一个区区商贾,被封为了户部尚书,本已是李祐极大的赞许了。
虽然这殿中数十上百个人,几乎人人都是王侯,个个都是宰相和尚书,在这里……王侯显然并不值钱,可好歹……也是户部尚书啊,这名字,对于一个商贾而言,是何其的响亮。
更不必说,太原刺史周涛都已杀了,现在谁敢不从?
李祐勃然大怒,他没想到,最后的意外,会出现在这个叫张彦的商贾上,于是不满的看了一眼阴弘智。
阴弘智心里也是大惊,毕竟张彦乃是他向李祐推荐的,在阴弘智心里,早已将张彦引为了自己的心腹死党,哪里想到会在这重要时刻出这样的岔子。
阴弘智便冷笑道:“张彦……你疯了吗?”
“正因为我没有疯。”魏征很认真的道:“所以才不敢接受,有一件事,我至今都没有想通,殿下乃是陛下的儿子,可是为何却要谋反呢?殿下乃天潢贵胄,谋反对于殿下有什么好处?”
“你……大胆。”李祐怒不可遏。
有人更是拍案而起,道:“殿下勿怒,臣取此人狗头。”
说话的人,正是那‘拓东王’燕弘亮,这燕弘亮与阴弘智一样,都被封为王,自然是因为他乃是李祐的死党,除此之外,还是晋王卫率的大将军。手中掌握着上万晋王卫率的兵马,乃是李祐重要的爪牙。
燕弘亮正想借此机会,表达自己对于李祐的忠心,此时已是拔出剑来,疾步朝着魏征走去。
魏征不为所动,依旧还伫立着,面带笑容。
陈爱河却已吓得魂飞魄散了。
你心里的百万兵呢?
现在死亡就在眼前了啊。
跑又不跑,从贼又不肯从贼,现在好了,这不是等于瓮中之鳖,不是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吗?
就在陈爱河两股战战的时候。
燕弘亮大喝道:“张彦,今日让你死个明白,你胆敢不顺从晋王殿下,死有余辜,今日取你头颅,他日待晋王殿下定鼎天下,便尽索你的族人,诛你全族。”
这话带着威胁。
显然是说给殿中其他人听的。
燕弘亮提剑,几乎要欺身上前了,彼此距离,也不过是一丈而已。
魏征却是抬头看着燕弘亮,不禁道:“你真的愚蠢啊,到了现在……竟还无恐惧,还在此做着春秋大梦,尔等在此,如儿戏一般,玩弄着谋反的把戏,却不知道死亡就在眼前了。”
说着,魏征叹了口气。
这话几乎将李祐和阴弘智还有燕弘亮讽刺了一遍,顿时引起一片骂声。
燕弘亮已是怒火冲天,挥舞着长剑,便要斩下。
这剑在半空划过了一道弧形,宛如惊鸿一般。
眼看着魏征便要殒命。
可是……长剑几乎靠近魏征头颅数寸的时候,却突然戛然而止。
魏征抬着头,面带微笑。
而燕弘亮这魁伟的身躯,却是禁不住颤了颤。
他手中的长剑,似乎再没有了提起的气力,哐当一下落地。
而站在他的身后的,却是一人,此人一身甲胄,已将一柄匕首,狠狠的自他的后胸刺入,直刺心脏。
“呃……呃……”燕弘亮发出了古怪的声音,而后噗通一下,倒在了血泊里。
站在他身后的人,收了匕首,面带着狰狞,不屑的看了地上的燕弘亮一眼。
众人已是大惊。
堂堂拓东王燕弘亮……这才刚刚听封……就已死了。
而斩杀燕弘亮的人,正是一直默默地待在角落里,人们所忽视的一个人物。
禁卫卫率的校尉……赵野。
赵野此时面带狞然之色,让人不敢直视,却是徐徐的走到了魏征的身后。
李祐大惊失色,却是忍不住骂道:“赵野,你疯了吗?你是本王的校尉!”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上山打老虎額-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展示
赵野目光冷锐,则淡淡的回应:“自殿下要造反时起,卑下就不是殿下的校尉了,卑下乃是唐臣,现在乃是朔方郡王账下讨贼军校尉。”
李祐和阴弘智二人的脸色此时已是难看至极,赵野这个人,是卫率之中让人忽视的存在,没有人喜欢他,若不是因为此人带兵有一套,早就将此人治罪了。
原本李祐今日要反,因为身边毕竟有许多的心腹死党,所以并不担心赵野敢乱来,因为造反这等事,本来绝大多数人只是被裹挟而已。
可是……却不知谁给了赵野如此的勇气,而且此人自称……朔方郡王……
是陈正泰……
李祐一时慌张起来,现在被杀的可是自己的心腹,是他原本觉得可以倚仗的人!
于是李祐忙道:“来人,来人,将他们统统拿下,快……杜行敏,杜行敏你赶紧去拿下……拿下他。”
他喊了一人,这杜行敏乃是太原骠骑府的将军,一直都是李祐拉拢的对象,又是李祐的心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李祐又补上一句:“拿下此二人,孤封你为拓东王。”
杜行敏随即听命,起身,直接拔剑,他此时就站在阴弘智的身边,却是二话不说,一剑刺到了阴弘智的身上。
这一剑,却是直刺了阴弘智的咽喉,于是一团血箭随即溅射出来。
阴弘智本是在旁观测着局面,他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棘手,他更没想到身边与自己交好的杜行敏,却是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下手,而且快准狠!
于是……阴弘智甚至连闷哼都没有闷哼的机会,直接一剑毙命,身躯顿时萎靡下去。
嗡嗡嗡……
殿中顿时引起了混乱,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谁也没有料到,这个被李祐委以重任的杜行敏,居然先将阴弘智杀了。
阴弘智距离李祐不远,那溅射出来的鲜血,顿时洒落在了李祐的冕服上。
都市异能 唐朝貴公子 txt-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展示
李祐见自己的亲舅舅被杀,又见了血,像是见了鬼似的,脸一下子煞白得可怕,身子下意识地忙是后退,整个人战战兢兢起来,却是怒视着杜行敏道:“杜行敏,孤待你不薄,你也要反吗?”
杜行敏面带笑容,阴恻恻的看着李祐,双目带着不屑之色,而后道:“待我不薄?这怎么说好呢?嗯,殿下平日确实是待我还不错,每一次赏我歌姬,每次还赐我钱花,出手还算阔绰,每次都有数百贯,还给我在太原置了宅邸。可是……朔方郡王殿下给的更多啊,他一出手,就以我的名义,在长安的钱庄里给我存了三十万贯,又在长安给我置了三十亩的大宅,还许诺只要平了叛乱,定要向朝廷请封,让我做名正言顺的将军。殿下这区区几百贯,和三十万贯相比,孰轻孰重呢?我也想效忠殿下啊,毕竟平日受了殿下这么多的恩惠,可是我受不了啊,他们给的太多了。”
李祐张大着眼睛,眼里却是透出明显的惶恐不安。
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亲舅舅,还有倒在血泊中的拓东王,那二人的尸体似都已僵硬和凉透了。
像是不受控制似的,他的身躯不断的打颤起来,可他听着杜行敏的话,却又忍不住不甘心的道:“来人……来人,救驾……救王驾……”
这一切其实都发生在短短的时间里,可这殿中的人,其实已是明白了,局势已经大变。
李祐最大的两个依仗,已是伏诛,而这李祐,现在不过是瓮中之鳖了。
方才还犹豫不定的人,现在似已有了主意,只见一个校尉率先站了起来,大喝道:“谁敢造反,我不答应。”
而后,其他人也纷纷响应。
那些本是李祐死党之人,早已吓得瑟瑟发抖,他们左右张望,似乎是在想,殿下的护卫为何还不出现救驾?
可是……护卫们没有来。
随之而来的,却是一队官军,这些官军,虽是晋王卫率的甲胄,却是将这里团团围住,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李祐惊慌失措地不断后退,一直退到屏风处,身子撞翻了屏风,整个人也摔了个嘴啃泥,他口里骂道:“你们呢,你们呢……为何还不动手?快拿下这几个贼子,孤平日………厚待你们都不薄啊……死士……死士呢……”
魏征看着丢丑的李祐,面上不禁露出了几分悲哀之色。
这就是大唐的天潢贵胄,哪里想到,竟是如此的狼狈不堪。
于是魏征忍不住道:“殿下就不要垂死挣扎了,那些死士能够给殿下收买,同样也可以被我收买啊,任何人都有价码,殿下这点身家,怎么可以买人效命呢?殿下还是束手就擒吧,你是陛下的儿子,随我去长安请罪,或可留下性命。”
李祐依旧不甘心,忍不住大吼:“孤的卫队呢,卫队都在哪?”
所有人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去除掉了他晋王的光环,去除了他身上高贵的血液,和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威严装束,此时的李祐,和一个狼狈的乞儿,并没有什么不同。
哪怕是坚定的死党,现在也已意识到大势已去,此时都一个个的垂头丧气着,再不敢发出一言。
魏征见李祐如此,便回头看了一眼陈爱河,却是道:“这些日子,跟着老夫学习,可有什么收获?”
陈爱河道:“有……有一些……”
魏征笑了笑道:“慢慢的学吧,你很有潜力,只是……还是太生疏了,即便懂了道理,可是懂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却需多试试,才能做到。现在你去将这李祐拿下吧,也算是一场功劳了。”
陈爱河讶异地道:“魏公何不自己拿?”
魏征神色平静地摇摇头道:“功劳对我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只想穷尽余生,学习一些更有益的东西!去吧,大丈夫行事,岂可犹豫呢?”
看着魏征淡然的神色,于是陈爱河再不多言,取了一把剑,一步步上前去。
李祐大为惊恐,披头散发着,身上的冕服,早已是脏乱不堪,等到陈爱河到了面前,便顿时泪流满面:“不要杀孤……不要杀孤……”
陈爱河一把将他拎着。
这李祐显然素来养尊处优惯了,可陈爱河不一样,陈爱河是挖过煤的,气力大,此时就如拎着一只小鸡一般,便将他拎了起来。
李祐一丁点的挣扎都没有,此时只是痛哭流涕。
这令陈爱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原来……尊贵的亲王,竟是如此的弱不禁风,平日里见到这样的人,只能远远观看,见他们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尊贵之气,可现在……真正将人拎起来时,才发现不过是个孺子罢了,这样的货色,自己是一拳可以打八个了。
魏征则是扫视了殿中诸人一眼,众人在他的目光之下,像是碰上剑锋,不敢碰触一般,连忙低着头。
魏征脸上神色淡淡地道:“好啦,酒宴结束了,只是……虽是曲终人散,却还需劳烦一下诸公……有些事……需办妥了才好。”
…………
第一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