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討論-第967章 趕場展示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从灵气复苏到末法时代
婚礼照常进行。
一国之君的婚礼,自是极其繁琐复杂。
直到送入洞房……
连方正也感觉到些微的疲惫了。
而更让他疲惫的,是之后还有一个婚礼在等着他赶场呢。
嗯……一天之内连娶两个人,而且这两个女人之间互相还不知情。
这么一说,估计十有八九会被人认为是渣男吧?
我妈估计又要叫嚣着我要阉了你为女除害之类的。
唉……是亲妈吗?
洞房之内。
所有的婢女都被喝令出去……只余方正与帝清猗两人。
方正轻轻的拥着帝清猗,歉然道:“对不住了,我妈今天给你难堪了?”
“她其实是在帮流苏撑腰呢,恐怕她是以为我抢了她的男人了吧?”
帝清猗低低笑了笑,说道:“真好,有妈妈撑腰的感觉……”
“你……”
“没事,她现在对我肯定特别有好感了,这么识大体又身份高贵的儿媳妇儿,无话可说了吧?”
帝清猗幽幽叹道:“不然的话,如果一直让她带着偏见看我,到时候我才会真的为难了……唉……婆媳关系难处,得好好讨好婆婆才行啊。”
“现在你这么一处置,流苏对你好感大增,我妈对你好感也大增,谁再敢给你难看,恐怕她就要跟护着流苏一样护着你了。”
“希望如此吧。”
帝清猗趴在方正怀里,突然啊啊叫了起来。
“啊啊好羡慕流苏啊啊啊……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她啊,我也有点喜欢她了怎么办,她把婚纱披在我头上的时候,我真的被帅了一脸你知道吗?我差点以为我是要嫁给她的了……”
她捧着方正的脸看了又看,这才庆幸道:“好险,差点就被她掰弯了,好在我喜欢的是你,嗯,还能压的住她。”
方正顿时失笑。
搂过了怀里的少女,或者说他名义上的妻子。
嗯……虽然姚瑾莘才是他的原配,但这个可是有合法证件的。
“好累,我们休息吧。”
方正说道。
“嗯,我们休息吧。”
帝清猗抬眼白了方正一眼,眼底浮现些微羞红神色,扭捏道:“洞房花烛,自然是要休息的,但……但刚刚我穿的有些厚,又要拜堂又要行礼的,身上出了好多汗,我想先去沐浴一下可以吗?”
方正:“……………………”
其实,我说的休息,不是指动词来着。
接下来还一场婚礼。
他可不想太过操劳。
但看着帝清猗那俏脸酡红,眼波游移的动人模样。
方正也只能幽幽叹了口气,玩笑问道:“要一起吗?”
“讨厌,不行!”
帝清猗恼道:“虽然我反抗不了你,但就算你要一起,我也是绝对不会愿意的,哼,想的美。”
说着,提着长长的裙袂,往洗漱间方向去了。
总得卸妆才行,不然让方正吃了一嘴的化妆品,到时候他怕是又要说了……
帝清猗可是记的很清楚,方正最喜欢的,其实就是她素颜马尾的模样来着,说这样手感好。
嗯……她其实也喜欢。
而此时。
大殿之内。
流苏陪着柳芬坐在贵宾席前,那平素里淡漠的表情带着些微的释然与欣慰。
方正是她的初恋,亦是她如今的爱人,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结婚,她自然颇有些别扭……
只是当帝清猗将那蓬头纱交到了她的手上,她再转交回去,只这么一转手间,所有的不快和别扭竟然尽都释然了。
也不知是因为她再次主动拒绝的缘故,还是因为柳芬的行动的缘故……
反正心情突然就变的很好了。
哪怕柳芬用古怪的目光不住的打量流晓梦,把流晓梦看的恨不能在地上找条地缝钻进去,她也没有太过在意。
只是感觉……嗯,这本就是我自己的选择啊。
“怎么了,失落了?”
下方。
刘震看着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喝光的刘凌,问道。
“没有,只是这酒对我的修为很有帮助,所以想多喝一些而已。”
刘凌解释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其实你还有机会啊。”
刘震认真低声说道:“别的不说,如果那方正只娶了陛下一人的话,你肯定是没有机会了,但他可是还跟流苏挂着呢……男人嘛,要么只有一个,只要有了第二个,那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唔……”
话说到一半,直接被刘凌塞了一口鸡腿进去。
刘凌气恼道:“我又不喜欢方正,我只是……只是……”
她顿了顿,茫然道:“只是有些失落而已。”
“你不喜欢他那你失落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感觉,好像我永远的失去了什么似的。”
刘凌叹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失落个什么了。”
说着,又是一饮而尽。
……………………
明宗殿堂之上。
大殿之内,亦是一派喧嚣氛围。
韩坤身为东道主,对这种状况可谓是极其擅长,把每桌客人都关照到了……哪一位贵客都未曾冷落。
只是如今大殿内外的景象,却是惊呆了旭日帝国以及欧亚联盟两大帝国的来使。
夏亚帝国陛下大婚,两国君主自然要派使者前来道贺,当然,更多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一探如今夏亚帝国的国力。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结果……
天,这些在天上高来高去的都是什么?
武尊能飞那么快吗?
宗师都飞不那么快吧。
门口守卫竟然都是宗师级的高手?
现在堂堂宗师,在夏亚都只配当个护卫了吗?
还有那些是……8级异兽?
堂堂8级异兽,竟然趴在宗门的大门口看大门,还有几名少女偷偷跑过去喂食,它们为什么不吃人,改吃熟食了?
而且还允许人类骑在它们身上。
这是夏亚帝国吗?
这还是夏亚帝国吗?
夏亚帝国什么时候偷偷的变了。
而当发现元城之主竟然也是那方宗主的红颜知己的时候,他们更是惊的连眼球都几乎要掉了。
心头已是几乎绝望。
无论宗师的数量,质量还是如今夏亚这随意展现的实力,俨然都已经凌驾于另外两大帝国中的任何一国之上。
“看来回去之后,有必要详谈一番了。”
两国使者互相交换了个视线,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凝重。
他们突然感觉,荒人之劫,其实未必是坏事……
如果不是荒人的话,恐怕夏亚帝国的国力,已足可征服整个元星了吧?
大殿之内,一派热闹。
洞房花烛夜,亦是炽热灼烫。
一番极尽情浓之极事的亲密,在灵与肉中获得交融。
当两人相拥而眠,睡着之后。
方正再睁眼,迎面是手持新郎服的云芷清,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好像看着自家出嫁的儿子一般,笑道:“来,方正,试一下衣服,我们要去接新娘子了。”
方正点头,把所剩不多的节操尽都脱下。
起身,去试穿即将迎娶柳清颜的新郎服装了。